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拜别(6)

    日暮时分,一道在小院正对着的树上的视线紧紧盯着那桀骜清丽的背影,细长的脖颈露在外面,有些微红,褐色的发丝挽着正好,在头顶上盘成了一个旋,用一条旧到失了光彩的末尾带小结的头绳系着。    两个小结悬挂着,在微风中摇曳。    同样,在小院主屋中的一道视线也在看着那道身影,不过看得是正容。姣好的容颜,可那一双眼却已经变了。    原本是多么水润神采奕奕,如今少了温情,多了冷漠清冷。    是他错了吗?    把她送走六年,而没有好好陪着她。    天幕挂上了黑色,一轮月清凉地挂在天边,被周围朦朦胧胧的云遮着,模模糊糊。那道身影,却也还在站着,倔强。    这时,急促的脚步声从小院角落响起,同时吸引了三个人的视线。    她来干什么?!    他们同时在心底暗暗想到。    十宫阙垂了眼眸,急急往后退去,继而一个转身,离去……    “哎!妹妹,别走啊,姐姐还想有话和你说呢!”那女子一脸焦急,却藏不住眼底的一丝高兴——终于走了,凌无怿身边再无他人。    节南上下,早已传遍,凌无怿弟子回归,又忙着要出去闯荡。后来才知晓,这位可是比得过炎水部的那位,潜力更是在她之上。可不知道的人,却依然想着微生沐的容颜可以更胜一筹;知道的人,却恨相见太晚。    十宫阙往回走了十几步,突然有个想法。于是放慢了脚步,开始在心底暗数。    一,二,三,四……    数到十三的时候,身后袭来一阵风,十宫阙便突然加快了脚步。    这时,眼前白光一闪,她期盼已久的那人终于出现在自己眼前,十宫阙抬首,望去,眼底全都是得胜的小骄傲。    凌无怿垂眸,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发鬓,说道:“今日你这头发绾得好看。”    “师父……”十宫阙有些不忍,“你知道,阿辰要走了吗?”    “嗯。”    “……”    眼底是他的容颜,十宫阙暗暗道:师父,我未曾怪过你。她狠心,离开。    身后传来一长句问话:“你……明日留下来看他们的比试大会吧,”    十宫阙强忍着眼角一直在流连的泪水,笑着回头,皱着眉说道:“好。”她的声音颤着,依旧掩盖不了眼底的泪花。    两目相视,凌无怿在月色下,终于露展出一道笑容。    那样清寒,却十足温暖。    ……    第二日,十宫阙小心端坐在平台上专门给她的位置,眼前是布好的一张茶桌,上面正正地摆着茶具。左侧正中央的位置依旧是仇引,他的左侧,依旧是凌无怿站着。还是老样子。    而她的右侧,却是坐在茶桌另一边的微生沐,她是代表炎水部来的。    只见十宫阙从容地端起茶杯,沿着杯沿轻轻抿了一口清香。垂眸,羽睫抵挡了下面众多灼热的目光。旁边的微生沐见此情景,笑着转过头来打趣道:“阿辰你可真受欢迎呐。”    十宫阙瞥了她一眼,道:“那也比不上沐姐姐。”    “得了吧,在我这你还装。”微生沐笑着道。    “那可是,你这不用装,下面这么多眼睛,必须装。”十宫阙朝她悄悄吐了吐舌,眨眼笑道。    微生沐内心愉悦,说:“你还是那样有趣。调皮!”    “哎呀!”十宫阙放下茶杯,正巧碰上了比试开始,但她不去看下面的打斗,反而对着微生沐道,“沐姐姐这口气,可真是堪比我哥温枢机啊——”    微生沐红了脸,别到边上。    看了一会儿,十宫阙啧啧叹道:“现在可能真是一届不比一届,你看他们先开场,可就在大喊‘节南万岁!掌门万青!’然后等真正上阵了,就发觉半点实力也没有。”    “怎么个说法?”微生沐好奇十宫阙心里究竟怎样想的。    十宫阙沉吟一会儿,道:“新弟子人数远比六年前弟子人数来得多,可大多数新收的这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嗯。乌合之众。”十宫阙重复道,“面对现列阵的情况,多半是没经历过。若真是要打起来,还不知是我们这方赢,还是对方赢。”    微生沐顺着她的意思看去,果然,看到正比试中的两人,虽说气焰嚣张,但结果却不尽人意。她转而对十宫阙道:“想起阿辰你那年的比试,我们都在为你提心吊胆着,生怕你在里面会出什么意外。”    十宫阙笑着,想起了当年的往事,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但又很快隐去,笑着道:“我看没意思,也就先行一步了。”    “这就走啦!”微生沐觉得好没意思。    “嗯,赶早吧。”十宫阙起身,走到仇引身边,说了几句,得到应允后,她走向了节南大殿的侧门。    一阵啸声响起,忽而吸引了众多注视,一条腾飞的黑褐色巨龙,它那巨大的头颅在侧门亭台的出口出现,金红色的狭长龙眼,闪着冷漠的光。    众人一片惊骇嘈杂,只见十宫阙毫不惧畏,脚尖一点,正要飞身上去。这时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天那穿绿衣者,就是这位小师姐。只是有些遗憾,没有多加遇见。    “慢着!”一声中气的喝声喝住了她。    十宫阙疑惑转头,却见原本应允的仇引,突然直起身来,这下,除了正在比试的弟子,其余人等的视线都投了过来。    只听仇引笑道:“何不比试一场,再走?也好振振你这小师姐的微风。”    她叹息——姜还是老的辣,只好作罢上前对玄昃耳语了几句,这身形,却悄然引起了凌无怿的注意。只见下一刻,玄昃离去,十宫阙信步在空中踏下,凌空而来。    她垂眸,眼光向众人缓缓掠过,眼底的凉漠情绪,让人心惊!    眼见小师姐傲视群雄的声势,缓缓落在大殿之上。接着,她对众人挥出葱郁的纤指,开口道:“来。”    下一刻,就有不服气的人大喊一声,挥动自己的武器,冲上前去。    “请赐教!”他喊道。    没曾想,这位小师姐一言不发,甚至连武器都没出,闪身一躲,接着直接简单地一掌拍在了那人的背上。    “噗!”一口血被吐了出来,嗓子里满是腥甜。他咳咳叹道:“你轻视我!——还请小师姐出兵器!”    十宫阙摇了摇头,觉得这人没救了。她垂眸,淡淡道:“你,不配。”气得那人再吐一口血,急得站起身,举起手中的武器就来向她冲来。    ——看来还是不够好……十宫阙想,接着凛然一个眼神,那人便突然怒瞪圆睁,一口气都没上来,胸口就被戳出一个血洞。    台上的人无一不震惊,凌无怿眼瞳一缩,微生沐停住了喝茶的手,仇引倒是面如常态。    众人寂静。    接着见这位小师姐浑身依旧干干净净,不沾血迹,向平台上行礼,道:“爷爷,阿辰记着参加比试者,性命无顾。”    “好好!可以了,准走。”仇引高兴地哈哈大笑,一挥手。    十宫阙毫无情绪地笑着礼貌行礼,脚尖一点,便飞出了侧门,上了前来接驾的玄昃。微生沐这才回过神来——她不卑不亢的身手,比起那些新弟子们的自吹自擂,实在是靠谱了不少。    当然也对她今后的闯荡多了几分安心,想必掌门也是这样想的,她侧目看向了一直凝视着温辰背影的仇引。    离去了,不知何时再见。    别了沐姐姐,别了,师父……    十宫阙笑着,却落了泪。身后递上来一块帕子,她接过。    擦泪,继续向前。    (前传·完)    给读者的话:    先让我放纵一段时间……忘了在简介后面加几个字了——晴儿推荐。emmmm,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