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五百八十九章 没水师,但有武...

    “咦,不对啊,咱们的命令明明才发出去两个时辰,怎么现在就有回信到了?”马周不由得好奇地道。本公子也不禁一愣,对啊,时间还没到,怎么就有情报到了,莫非……     我死死盯着杜如晦,还好,这家伙没有发出惨叫哀号,又或者是一脸的震惊,而只是眉头紧拢在一起,看样子,应该还没有发生什么不可逆转之事。     “陛下,这是从雕yin郡扶宁城发起来的情报,报告言称,原本驻扎于雕yin郡的两万突厥胡骑于今ri下午起程,目标是南方,具体动向不明。”杜如晦深吸了一口气,将情报呈给我,一面说道。     “看样子,突厥人,跟王世充已经搭上线了,那这么说来,梁师都也必定然会行动。”我没有继续去看情报,而是随手递给了韦云起。     “云起兄,此刻,咱们在延安郡有多少兵马?”我顿了顿之后问道。     “陛下,目前延安郡共有野战军和两个jing备师的兵力。不过,您方才已经下旨,调一个野战师往韩城县驻扎。”韦云起轻叹了一口气答道。“不过,河西之地,我们有一个野战军,和一个新编军,另外,还有两个jing备师,要不然,从河西之地,抽调兵马过来,震摄突厥人和梁师都,令其不敢妄动,陛下以为如何?”     “朕已经吩咐新纺第一一六师赶往韩城,再加上延安郡抽调的一个野战师,还有一个jing备旅和一个野战旅,兵力已经达到了三万出头,唉,看样子,这一仗怕是再所难免了。”我抚着眉头,无奈地苦笑道:“可惜了,若是水师尚在,朕怕什么?直接令水师直扑过去,王世充那五万大军岂赶有片板下河?”     “陛下……臣突然有个点子。”这个时候,原本面se凝重的杜如晦就好像是吸了一口大烟似的瞬间jing神百倍,大声喝道。     “嗯?如晦你有什么点子?”本公子不以为意地问道,心里边犹在暗恨自己为什么把舰队都派出去了。     杜如晦yin险地眯起了双眼,嘴角扯出了一个yin森狰狞的弧度。“陛下,水师不见得不能用。”     “嗯?”本公子愕然地回过了头来望向杜如晦,旁边的好几个人也同样一脸吃惊之se看向了这哥们。韦云起略显得有些着急地道:“这都到了什么时候了?如晦贤弟别再卖关子了。”     “陛下,您莫非忘记了,咱们的运输船,可都是有武装的。”这个时候,也觉得自己卖关子不是时候的杜如晦于笑了声,赶紧把答案给扔了出来。     “靠”本公子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茬?韦云起了一掌击在自己额头上,露出了一副惊喜之se。     “对啊,陛下,咱们的战舰是只有十艘,可是咱们这些年来攒下来的武装商船可是有过百艘啊。”房玄龄也是一拍脑袋大叫起来。     “咱们的武装商船的战力虽然比不得战船,可是每艘商船之上,都至少有两门或者是四门小型弩炮,集中起来,也绝对是够郑军喝上一壶的。”杜如晦咬牙切齿地道。看样子,王世充的计略,让杜如晦这位情报局的头子灰头土脸,这家伙心里边怕是早就憋着了一股子气。     “不不是一壶,是一大壶,哈哈哈……”本公子瞬间张扬地狂笑了起来。泥玛的,本公子怎么没有想到呢。一把抓住了杜如晦,嗯,算了,本公子只是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拥抱异xing还成,爷们就算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眉头一扬,高声顿喝道:“传朕旨意,令各地的舟船立即赶往韩城县待命,另外,命将作监,将二号燃烧弹,准备五千,不,给朕准备两万个,立即送往韩城县,到时候,朕就让那些郑军的王八蛋尝一尝,火烧连营的滋味。”     “姐夫,这什么是二号燃烧弹?”大多数人都莫非其妙,李玄霸忍不住开口朝着我问道。     “那是用高度烈酒、蜂蜜和松脂还有其他一些粘稠物混合制作的出来的,专门用来给抛石机和弩炮配备的弹药,只需一发命中目标,便可以附着在目标物体上,燃烧整整一刻钟左右的时间。”身为工部尚书的武士笑着解释道。     “燃烧一刻钟的时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乖乖,那莫说是木头,怕是连铁都能烧化了。”魏征难以置信地连连砸舌道。     “这是当然,我们当时用了好几套铠甲进行测试,就算是如今我们的重装板甲,在烧过之后,也被烧融了。”武士淡淡一笑解释道,可是那眉眼之间的得意可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这可是他们工部武器研究所的功劳。当然,本公子早就已经在考虑海战会如何进行了,但问题是现如今火炮还正处于秘密研发阶段,虽然进展顺利,但是,想要真正的投入到战场上使用,怎么也还得等上三五年的功夫。     毕竟咱要造就直接造后膛炮,就是历史上的佛朗机子母炮,并且还需要加装液压装置,以减小后座力对炮身带来的影响。     液压装置在懂得物理学的人看来,实在是不要太简单,这玩意就跟那千斤顶一个道理,而现如今,本公子在制造四轮马车时,就已经顺手让他们给做了出来,毕竟车子万一出现损坏,总不能像马一般,你让它抬左腿它就抬左腿,让它抬右腿它就抬右腿。     马车是死物,你没办法让它主动抬,自然只能靠足够的力量来支撑。就比如这千斤顶,别说是四轮,就算是八轮马车,只需要三个千斤顶同时支撑,也可以撑得起来,嗯,主要是八轮马车车身太长,所以需要三个千斤顶才便于支撑起来。     而有了液压装置,有了炮栓,有了子母炮的构思,那么,后座力的问题就解决了,轻便而快捷的后膛炮就不再是梦想。     现在的问题就是缺铜缺得厉害,所以,一面继续研制改良,一面等待着时机,等到了未来火炮研制完毕后,只要弄到了足够的铜和钢材,想怎么造就怎么造,岂不更痛快?     我可不希望再慢慢的从最老式的火绳枪开始发展,要于,就于得超前一点,直接弄到燧发枪,不然怎么显出本公子身为穿越者的才华和与众不同?     “陛下,陛下?”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有人在叫我,回过了神来才注意到是韦云起。     “云起兄怎么了?”我平静了下心情之后问道。     “陛下,臣希望陛下能允臣往韩城指挥水师作战。”韦云起站到了我的跟前,十分迫切地道。那些欢呼与兴奋的人也渐渐地平息了下来,都把目光落在了韦云起的身上。     如今,本公子手下大将多已派了出去,怕也只有韦云起这位连取河西、西秦之地,威震西域及突厥的大将方能够让突厥人和梁师都冷静。     我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扶住了韦云起。“云起兄,若是你亲自前往,那朕可放心多了,不过,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毕竟这一次你所要面对的可不光是王世充的五万大军,还有突厥人与梁师都。”     “陛下放心,臣定将郑军平于韩城之外。”韦云起昂起了首,斗志昂扬地道。     “既然如此,那你准备何时出发?”我点了点头,然后问道。     “臣准备立刻出发。”韦云起想也不想便答道。     “既然如此,元芳,让他们把朕的马车送过来。”我回过了头来冲李元芳喝了一声,李元芳当即点头窜了出去。     “你坐朕的马车过去。”我回过了头来,冲韦云起笑道。     这话把韦云起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陛下这如何使得,那可是天子御驾,臣……”     “少给我扯蛋,如今连老百姓都可以乘坐八马拉的车,难道你我兄弟,让你坐会我的车都嫌弃不成?”本公子白眼一翻不耐烦地打断了韦云起道。     “我让你坐我的马车,那是因为我的马车座位足可当床,可以⊥你好好的休息,朕需要的是一个jing神抖擞,思维敏锐的大将军,而不是一个哈欠连天的瞌睡虫,懂吗?”     听到了我这比喻,不少大臣都偷笑出声来,韦云起尴尬地挠了挠头,看到本公子的表情,之后,一咬牙,拜了下去。“臣兄陛下恩典,陛下安心在长安,等着臣的捷报便是。”     “不错,这才是朕的韦大将军。”本公子欣慰地拍了拍韦云起的肩膀,脸上的笑容也不由得灿烂了许多。     不多时,我那辆专用座驾就被送到了这里,韦云起朝着我深深一礼之后,跳上了马车,在一队护卫的保护之下,疾行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夜se之中。     看到韦云起走了,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有韦云起在,有了武装商船和剩十的十艘战舰相配合,韩城县的安全肯定不会再有问题了,而想要进攻延安郡,突厥人和梁师都并不是傻鸟,肯定要等韩城之战发动后才会有所行动,到时候,就好好的让那些白痴尝尝我华夏复兴军的厉害。     “臣有一疑,到底是何人给王世充出的这等诡谋?”旁边,马周眯着眼睛危险地道。
推荐阅读: 《真武山河》 《仙侠之王者归来》 《太升》 《天神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