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天苍界

  天都。   如今却是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发生着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战,便是“四境合一”之惊变也未能改变什么。   “吾之双足踏出战火,吾之双手紧握毁灭,吾名罗睺!”   金色的霸狂身影,凶刀拖地而行,带着大地的震颤,苍生的灭劫,魔元一提再提,所过之处,早已死寂幽暗的“天都”如今再添三分死气阴暗,只如九幽之域。   淡漠沉稳的眼目所视之地乃天穹尽头,那里浓郁邪元涌聚,如天地浩劫,所成之相竟似滚滚黑云,遮天蔽日百里,震惊着世人眼眸,见者多是骇然逃窜四避,其中隐现一道难以言说的恐怖邪者,风雷阵阵,玄黄不明,当真盖世罕见。   “神佛无功谁堪敌?苍生束手。玄黄不分几朝明?乾坤难逆。”   冷冽的话语如一柄令万物寂灭的邪刃划向天都而来,无法遏制的恨意,杀意,怒意,交织在心头无法平息,心爱之人被夺,挚友被杀,此仇之深便是倾尽四海之水亦难以洗尽。   邪云直逼天都之地。   邪魔之争,生死之决。   罗睺看着眼前这位以一己之力斩杀“灭境”双身的恐怖邪者,心中怕是已知今日难逃死劫,至于那人的力量,借用之念他从始至终想都未想,“武君”的尊严不允许他如此,武者的尊严更不允许,他的腿,曲一次也就够了,若不能迎难而上,破釜沉舟,如何能再进一步,何时又能向那人挥刀。   既为“武君”,便从无退缩之理,不过胜负生死罢了。   见来人气势强的可怕,天都之内一道身影已是持长枪急掠而出,似欲要与罗睺并肩而战,可是,却见。   “轰!”   武君左手一拂,身躯一震,雄浑气劲瞬间冲爆竟是逼退了援手之人,他头也不回语气无波的说道:“此战乃吾证明自己“武君”之名的一战,亦是吾重拾武心的一战……你,离去吧,护她离去。”   心知此战怕是难逃一死,多一人与少一人已无区别,话语说罢,他已尽提体内魔元,奋冲诸穴。“就让吾好好见识一下,极元之上的景色吧!”   如今在那已名为“天苍峰”的绝顶之上,正在稳固修补着这方世界的佛秀眼中神华晦涩,慢慢睁眼,像是旁观目睹着一切。此界极元充其量不过在入道顶峰与半步化神之间,而重生的刀无心虽说对道的感悟还有不足,但一身实力已是化神无疑。   这罗睺如今分明是想要破釜沉舟,借此生死之险冲破多年未动的境界。   也在瞬间,天都上空两人已遥遥对峙。邪气收敛,黑云尽散,黑白参半的恐怖邪者面容冷漠,眉心魔纹闪烁着诡谲光华,他冷冷道:“景色么?你只会看到你的死状。”   罗睺无动于衷,多少年来,自继承“武君”之名,很多人都曾对他说过这种话,可惜,十之有九都倒在了“计都刀”下。手中凶刀一横,他话语威严霸道不减。“那就让吾看看,吾的死状!”   “轰!”   “乾坤逆!”   怒极而笑,戮天邪双手一合,惊世邪元瞬间引来天地之气,纳生死之机,翻转汇聚于两掌间,化作一团毁灭万物的恐怖气机,当即横推而出,如一轮横空灰日威势之猛沛然无俦,离体之后竟是不断吞纳着周围暴动的元气,威势登时一涨再涨,再加三分力道。   “蚀阳掌!”   罗睺见状面容虽是未变,心中却不曾大意,当即以雄浑魔元催动蓬勃掌劲击出。   “计都破日斩!”   掌劲刚出,刀招紧随,刀芒气劲犹如实质,如一道长河激流,齐齐迎上,共抗邪招。   “轰!”   惊天动地的惊爆间,却见飞扬的尘土中,一道金色身影接连后退数步,每步落下双脚所踏之地皆是碎裂凹陷成坑,直到八步之后,罗睺才堪堪止住后退步伐,只是七窍却在溢血。   一招,罗睺已显败绩,五脏六腑俱被震伤。   ……   另一边。   虽是故技重施,但佛秀却并未想过如陆小凤那方世界般抹除所有势力。   他要的东西很简单,乃此界苍生之欲望,亦是苍生之信念,却也很难,难的是他这亦正亦邪的手段,那几个人说不定表面上安安静静,背地里却想什么法子弄死他,或是封印他。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要是天天被那素还真或是一页书惦记上老实说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自在,指不定来几次奇遇,修为境界暴涨,或是从那犄角旮沓里找到个什么隐世高人,他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应付背后捅来的刀子。   “天苍峰”上,与往日的冷冷清清不同,一夕海棠身边已多了两小身影,就像是跟屁虫一样,虽然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却也驱走了她心里的几分忧愁。   她心知自己的血肉携有“死神之力”,眼中是苦恼与疼爱并重,苦恼的是怕这孩子日后如“太学主”般掀起武林浩劫,但又因血肉相连对其狠不下心来。   “何须苦恼,我可以教授他修行,你可以教他为人处世,岂不两全其美。”佛秀闭合的双眼缓缓睁开,身形自虚空落下。   感受着山脚的诸多气息,佛秀平淡开口。“看来,四境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恐怕都已经到了!”   “喝!”   然而很多事情还是让他料中了,只见天边一道惊世气芒直贯苍穹袭来,随后才听。   “破甲尖锋七旋指!”   任由恐怖劲力临身,却不过只是激起一丝尘埃,半圈涟漪,一击之功已尽数被被吞了个干净。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笑尽英雄啊!”   听到这句话佛秀是面无表情的朝其横推一掌,奈何刚刚现世的“一页书”只来得及念了句诗号,便见面前出现一股澎湃如山似海的掌力,整个人轰然横飞出去半里多地心神震颤,口角呕血。   瞬息间,倒退的一页书只见面前虚空一晃,一道身影便已凝立眼前,右手从上而下压来,如天倾地覆,小小一只肉掌,竟比之万钧重压还要来的重。   “万引天殊剑归宗!”   “天下风涛!”   “佛心斩业!”   “长挥剑痴踏沧浪!”   “剑挽天华!”   “风雷惊动九重天!”   怎料一掌还未压下,周遭虚空忽然连出数道顶峰气息,各施绝技,齐齐袭来。   “你们太放肆了!”   佛秀面无表情,化掌为爪,而后缓缓一握,刹那间,就见以他所站之地为源点,空间开始生出一圈圈波纹,荡向四面八方,诸多绝技还未临身就已溃散。他看着诸多急坠而下的身影,并未伸手阻拦,只见山脚下,四境正邪善恶割据一方,不过里面数股势力此刻隐隐有合纵连横的景象,正与周遭势力对峙。   “同仇敌忾么?”   蹙眉间佛秀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而后迸发出滔天杀意,顿时风雷激荡千里,日月掩光。   只是身旁却蓦然响起一道急促劝阻的话语,同时一道流光已破空而来,止于他的身旁。“还请尊驾住手!”   来者乃是一道出尘不染的紫色身影,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弦首。   佛秀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平淡道:“你也要阻我?”   苍见佛秀目露惨烈杀意,只以为是被众人举动激怒要狠下杀手荡平正道群雄。“非也,吾愿为尊驾做一次中间人,还请放下芥蒂,尊驾既言是为了此间苍生,何不给他们一个机会,也算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佛秀双眼微眯,凝视着苍许久,本欲再抬的手始终还是未能抬起,他转身返回“天苍峰”,离去的同时冷哼一声。   “下不为例。”   
推荐阅读: 《刀剑谷》 《被迫修真的良家青年》 《真武山河》 《侠影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