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505章 新的开始

  与此同时,身上的修为也在慢慢回复,知道命轮期之境,这才堪堪停止。   但诡异的是,还或者的数百位第二步,有的人的修为却之达到了天人期,而有的人,却只有融躯期,甚至连融躯期的都有。   突然一种大胆的猜测浮现在孟阳心中。   “你猜的不错,就是如此,当你来到这山峰的时候,其实身上的修为,是真正的消失,而不是阵法的原因导致,是死是活,是能重新得到属于自己的修为,唯有在幻境中不断修炼才行,那些只达到天人期,或者是融躯融躯期的修士,怕是在幻境之中也不太好过,你看那个韶梦香,不也是一个才到达命轮期的存在。”   就在这时,孟阳脑海中响起了卫元正的声音,就在孟阳深吸口气,慢慢消化这巨大的震惊时,卫元正接下来的解释,更让孟阳震惊起来。   “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在你进入幻境之中,压制不住命魂时,命魂的意志突然苏醒,离开了你的身体,为了避免对方杀你,我没有选择出现,而是静悄悄的看着这一幕,你猜那个命魂是谁?”   孟阳神色惊讶,摇了摇头。   “那个命魂竟然就是叶枉,难怪你的气息这么像他,也难怪我一直感觉到你熟悉,想不到命魂竟然是那小子的,看来我与你的相遇,应该也是他出手干预的,他在吞噬你身体中最后一个命魂的时候,离开了,但不久之后,我便发现他好似受伤而归,随即,山峰幻境的迷雾消失,界外大门打开,他便离开了。”   说道这里,孟阳下意识的想山峰之巅看去,便看到那扭曲紧闭的大门。   就在这时,一个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顿时让孟阳扭头望去。   原本同属命轮期存在的饶天鸿,当明白一切的时候,不由把目光放在远处孟阳的身上,想要看看这孟阳在幻境之中得到了多少修为,可当目光刚刚望去,他便已经后悔起来。   “天人期...哼...”   望着饶天鸿身上那微弱的气息,孟阳冷哼一声,原本打算施展神识撞击,直接轰杀了对方,但在看到饶天鸿目中那浮渣以及哀求之意后,孟阳不由微微一愣犹豫起来。   了解孟阳性格的卫元正也不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孟阳一个闪身来到惊慌失措的饶天鸿面前,在强大的威压之下,饶天鸿连施展瞬移的时间都没有,身体和体内的灵力,都在孟阳出现的刹那,凝固起来,任他如何调动,都难懂分毫,好似这灵力不属于他一般。   认命的微微一笑,饶天鸿知道孟阳怕是会杀了自己,而且没有任何犹豫,毕竟得知孟阳秘密的时候,他可是打着要夺舍孟阳的算盘,虽然最后被孟阳察觉到,而且恰好在自己巩固命轮期修为的时候用传送逃走,但他也明白,经此一事,两人已经到了仇恨边缘。   想到自己可能命不久矣,饶天鸿到显得轻松,望着孟阳的目光也不像之前那样慌张和后怕。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孟阳来到他面前,却迟迟并未出手,而是用一双复杂的目光上下大量自己。   少顷后,孟阳平淡道:“你我之事,和解如何?”   饶天鸿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但当孟阳最后一个字落在自己心中,饶天鸿看向孟阳的双目中则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莫名之意。   “说实话,若你现在是实力是你全盛时期,说不等,我孟阳要灭了你,可惜,你只不过是一个天人,杀一个天人期的强者,没有一丝自毫感,尤其是第二步,如今已经剩了这么点人,你我的恩怨,也就不用在计较了。”   孟阳含笑解释一番,虽然语言之中多少带着一丝对饶天鸿的不屑。   但饶天鸿知道,孟阳既然这么说,也是不会计较了,毕竟说的是事实,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天人期的修为,孟阳若要杀他,基本和捏死一个蚂蚁没有任何的区别。   而且就算知道孟阳如今对于自己的不屑,但饶天鸿心中还是有些庆幸自己能躲过一劫,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当下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魏沧宏以及水芷姗,还有白彤,则一同出现在孟阳目中。   他们在韶梦香的召唤下,向韶梦香飞去,看到这一幕,孟阳想饶天鸿点了点头,在后者郑重的神色下,孟阳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向韶梦香飞去。   魏沧宏以及水芷姗还有白彤,多少也有一些修为上的减弱。   魏沧宏这个真身是青牛的存在,虽然不知道在幻境中遭遇了什么,但身上溢出的气息则表示,这魏沧宏也是一个祭身期的存在,也算是踏入第二步,但与之前进入幻境之中的不同,看来也遇到了很多孟阳所不知道的遭遇。   水芷姗和白彤,同样如此,修为不仅减弱,就连气息也看似有些游走,可能是在刚刚醒来的时候在幻境之中经历了一番大战导致,所以在醒来的时候,看起来有些灵力有些聚散的征兆。   孟阳的出现,立刻让韶梦香扭头望来,看着孟阳抱着双手摆了摆,韶梦香微笑的点了点头,便把目光望向山巅上的扭曲大门。   “你可知这大门是什么把?”   带着激动的神色,韶梦香向孟阳问道。   已经在卫元正解释下,知晓这一切的孟阳自然是知道,这大门是什么,那是他一直在追求部落大门,也是能看到大道尽头的大门。   修炼数千年的他,不就为了这一刻,叶枉施展万千命魂,也不就为了这一刻,能够看到大门尽头之外的世界么。   点了点头的孟阳,便看到韶梦香慢慢的接近大门,直到站在大门面前的他,望着这扭曲大门,这才轻轻推开。   这一刻,所有修士的目光都聚集在韶梦香的身上,扭曲大门在刺耳的轰轰声打开之际,从孟阳这边望去,还是能够看到大门尽头那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韶梦香修道近万年,到了如今,终于是走到了这一步,虽然我们都明白,我们的醒悟可能是有人帮助,但无论是谁,我韶梦香心存感激,这里,便是通往仙界的大门,只要前往仙界,我便可以寻找到等我的人...”   韶梦香缓缓扭头,望着身后众人微微一笑,便踏了进去。   与此同时,孟阳微微一愣,听着韶梦香最后那句找到等我的人,不由觉得呼吸有些急促。   仙界,这个充满无数神秘色彩的地方,也是大道极致所在的地方,可以说,能做的事情非常之多,多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甚至听闻卫元正所言,到界外之后,也就是仙界,就算寻找复活他父母的神秘圣药都有,可见为何从九色云尊,到如今韶梦香,在到叶枉,在到之前众多想要突破的修士,都是为了前往仙界,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韶梦香,一个孩子和丈夫被修士杀害的女人,能走到如今,说多了,都是被逼出来的。   但这次,她却带着信念,和对仙界的尊敬与美好,踏入了这扭曲的大门之中。   诚然,望到这一幕的所有第二步,都没有任何顾虑的向大门中走去。   “孟阳,你去不去?”   就在这时,魏沧宏从孟阳身后出现,望着孟阳问道。   孟阳深吸口气,扭头看了看身旁的魏沧宏,以及水芷姗和白彤,有些沉吟道:“我若此次去了,我的妻儿怎么办?”   话音刚落,魏沧宏以及水芷姗和白彤,都把目光放在孟阳身上。   目中夹杂的欣喜和意外,让孟阳感觉多有不适。   “怎么,我孟阳在你心中,难不成是一辈子注定单身的命?”   “哈哈哈...”   魏沧宏尴尬一笑,拍了拍孟阳的肩膀,兴奋道:“真有你的,这数百年不见,竟然还让你勾搭了一个,你还别说,我老牛,你有妻儿这件事,坚持就如同我听到了天大的消息一般,当然是让人意外有兴奋。”   孟阳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两个孩子,五个妻子,都在家中等着我,可能我要回去一番,毕竟除了妻子之外,我还答应了一些朋友,带着他们离开界内。”   “倒是你,如何打算?”   魏沧宏看了看水芷姗和白彤,叹了口气。   “还能怎么办,界内已经没有挑战性了,虽然那人说仙界不复存在,但对于我们修士来说,没有停下脚步之理,我肯定会进去的,希望你到时候来到界外,咱们可以遇到。”   “放心,肯定的...”   水芷姗和白彤,也向孟阳重重的点了点头,微笑示意要寻他们后,三人便踏入扭曲大门,消失不见。   孟阳知道,魏沧宏口中的那人是谁,就是让他们进入幻境的那个巨人,可惜的是,巨人在与叶枉大战一番后,一直没有出现,这让许多人都以为巨人已经身死,但事实上巨人不仅没有身死,而且在叶枉踏入扭曲大门后,也离开了这个界内。   摇了摇头的孟阳,望着许多人都冲向扭曲大门,不由带着复杂的心情。   这些人中,除了进入第二步外,还有那些修为已经到了天人期,以及融躯期的人,但不知为何,他们竟然也不怕,争先恐后的向扭曲大门内冲去。   短短时间,许多人都进去大门之中,只留下了他,还有另外不熟悉的数人。   突然孟阳微微一愣,在这与他同样没有选择进入的人之中,除了不认识的修士外,还有饶天鸿。   心念微动下,孟阳立刻出现在神色略显挣扎的饶天鸿身边。   饶天鸿一怔,苦笑道:“你可能好奇我为什么不去,其实我也想知道你为何不进入。”   好似知道身边的人是谁一般,饶天鸿没有扭头,如同自言自语一般,望着面前不远处那扭曲的大门,询问道。   孟阳平淡的深吸口气,随之一叹。   “能留下来的人,肯定是还有牵绊的人,我没有离开,定然是因为有些承诺以及家人,你没有离开,怕是也有一些原因把。”   饶天鸿点了点头,目中带着微笑道:“其实,在你离开宜安部落之后,我收了一个弟子,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却让我有些放不下,我若一走,怕是她会...哎...”   孟阳深深的望了饶天鸿一眼,毫不意外的开口道:“是个女弟子把。”   饶天鸿,冷酷的脸色,略有些暖意的点了点头。   “其实修道这么久,我明白了一些道理,我们寿命如此之长,但能带来回忆以及遇到对的人太少太少,既然如此为何不抓住,不需要在乎世俗那些东西,不然后悔,可不是一辈子,而是很久很久,久到没有尽头...”   饶天鸿也明白这样道理,但听到孟阳竟然带着支持他的想法,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去找你的弟子,我去找我的妻儿,有缘我们再见把、”   “妻儿?”   饶天鸿和魏沧宏一样,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由一愣,有些意外的望着孟阳。   孟阳哈哈一笑,点了点头,在笑声中,消失在原地。   摇了摇头的饶天鸿,嘴角也浮现了一丝微笑,心神中同样也出现了一道倩影。   最后,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一般,他唤出一件骡子法宝,放在原地,注入灵力之下,只见这骡子立刻疯狂旋转起来,数息后,一个蓝色的传送阵便从其中溢出。   望着这传送阵,饶天鸿带着不安和激动,踏入进去,随即消失不见。   接下来面对饶天鸿的,不仅仅是那名女弟子,还有之前他的仇家,虽然天人,饶天鸿可以用无数丹药和仙石堆积上来,但若是被人知晓,他现在的修为只是天人,怕又是惊险的一幕。   显然孟阳也知道这点,所以才会告诉饶天鸿,修士的寿命很长,与其躲避,不如放手一搏,这样才能在无尽的寿命之中,享受自己的天伦之乐。   饶天鸿离开了,孟阳也离开了,留下的那些修士,也带着决心和某种决定离开了原地。   他们都是和孟阳一样,有着牵挂的人。   孟阳没有离开,除了妻儿还有对于长泉,长宇的承诺。   原本以为这次从长部落离开,最少也要几十年的时间,谁能想到,却连一年的时间都不到,却在幻境之中,发生了数百年的遭遇,这当真让人感叹。   事实也就是这样,孟阳在幻境之中,已经渡过了数百年的时间,不仅陪伴自己的父母,渡过了人生最后的时间,也用数百年的时间,来不断吞噬废弃的修仙部落,增强自己的修为。   可这么长的时间,却在外面,只有区区半年的时间,当真是让人欣喜,又有些神奇。   此刻,长部落,依旧人山人海,弟子数量虽然增加,但都是天人级别的人物。   那些不远万里来到长部落拜师学艺的弟子,也展现了他的决心,以及对于修道的天赋。   孟宁,这个小时候无法无天,把长部落上上下下搞的鸡犬不宁的人,在孟阳离开后,却展现了,属于他的责任,不仅对于几位父母言听计从,更是对于自己的妹妹,更是疼爱有加,赫然是一副大哥哥的模样。   对于长部落弟子,孟宁也在是之前嚣张跋扈,淘气的模样,反而,在不断帮助弟子之下,积攒了许多好名声,对于孟宁的改变,那些之前收到孟宁欺负的人,也对孟宁大为改观,而且,甚至,在这半年之中,孟宁还交到了不少朋友。   这是他之前都不曾遇到的。   此刻的他,刚刚和几位朋友招了招手,便回家,心中也不由赞同父亲的观点。   突然,他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在长部落之中,细细感应之下,他猛的脸色浮现激动,立刻消失在原地。   当他回到那个山巅宫殿之中时,此刻宫殿坐满了人。   除了主位上的孟阳,以及身旁两边的长泉,长宇,他的妹妹,几位父母,还有其他长老,赫然都在其中,神色阴晴不定,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对于这样的一幕,孟宁原本激动的心情,顿时被莫名的恐惧击碎。   来到宫殿后,恰好看到自己的父亲望来的目光。   孟阳微微一笑,递给孟宁一个安慰的眼神后,在孟宁开心的神色下,孟阳便开口道。   “事实多说无意,此刻界内大门打开,也不在有威胁我等的存在,但我还是要告诉各位,界内界外,事实不同,我这样的存在,去往界外,可能是界外实力垫底的存在,而且,听说界外对于界内有不可调解的仇恨,一旦发现界内之人,便会大肆屠杀,除此之外,你们所向往的仙界,也不复存在。”   “因为那地方是一片荒芜,你们所修炼的灵力,在那里会收到限制,可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会被界外的法则所压缩到最低状态,你们在界内可以瞬移万里,在界外瞬移,可能只有数里,实力被压缩还是小事,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界内人需要重新让界外的天道认可,只得去遵从他的法则,所以神通术法等等,都需要撒去,重新修炼,不然在界外,你是召唤不要任何灵力的。”   说完卫元正交代他的事情后,孟阳便望向可柔可伈几女面前走去,站在她们身边,静静等待长部落的其他人去考虑。   孟阳该做的已经都做了,就看他们怎么抉择,毕竟当初的承诺,始终是要完成的,不然孟阳心中不安,他这一声所修的大道,在前提之下,至少也要问心无愧。   看着一种长部落长老神色挣扎的模样,孟阳叹了口气道:“时间不急,那大门就在那里,决定好了,我们在来相商。”   长泉长部落对视一眼,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则带着众多长老,离开了孟阳的宫殿。   在最后的时间中,孟阳放开所有压力,和自己的妻儿渡过最后的时间。   为什么是最后的时间,因为孟阳不打算,带着可柔可伈,以及李明雪还有叶雨竹几人。   当然还有自己的两个孩子,这到不是说孟阳喜欢这种方式,而是不得不如此。   界外的危险,光从那巨人口中就能得知一二,再说,命轮期都是界外最垫底的存在,那几位没有达到这以程度的可柔可伈其危险更是极大,何况,作为父亲的他来说,更不像让自己的孩子因为自己的决定而冒险。   但孟阳同样,也不会一走了之,而是留下了几女可以找到自己的玉简。   在这玉简之中,他留下了一丝分神,去了界外,自然会找到他。   做完这一切,在几女默默的无言之下,孟阳好好疼爱了几女一番。   数天后,长泉和长部落,几人相商一番,终于来到了孟阳所在之地。   如孟阳心中猜想一般,长泉和长宇,却没有选择离开界外,而是留在了界内。   同样的,其身后跟随的众多长老,也显然承认了此事。   扫了扫几个脸上的神色,孟阳目中不由浮现了一丝欣慰,能在取舍之下,做这番决定,至少证明几人的理智还是在,不像那些在幻境之中,境界掉落到天人期的存在,还要去界外,那与找死根本没有任何两样。   最后的几天,孟阳把所有东西都交代后,和三嶋昔日亲人,李怀,度过一场不醉不归的一晚,在万众瞩目下,离开了长部落。   临别时,孟阳不忍心去看几女不舍的神色,他怕他看到了就不想离开了。   为了让几女又更好的修炼,孟阳把所有仙石,和全部不用的法宝都交给了几女。   最后来到那山巅大门前,踏了进去。   随着他的身子被大门之中的黑暗吞噬,孟阳突然有一种,遨游在虚空中的浮游生物一般的渺小感觉,在踏入界外的那一刻,一股推力,让他不断向前前进,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光芒。   在接近这个光芒的时候,孟阳看的清楚,这是一个可以通过的光洞。   如虫洞一般的存在,在背后巨大的推力之下,他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便踏入这光洞之中,瞬间,整个人都如同化作一道电闪,直穿光洞。   十年,百年,千年,或者是一瞬间,当孟阳离开那光洞的瞬间,进入了一个自动打开的大门后,一个崭新的大陆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   
推荐阅读: 《龙渊惊虹》 《太极仙王》 《不朽符仙》 《夜幕下的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