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上架前的恳求:

    在伙计们吐槽之前,恳请你们看完行吗?谢谢!    在这之前,感谢北河大大的信任,愿意给我这个入魔者一试的机会,发来的站短,签下《修士》系列的第一部《超神学院》,在此,小魔只能表示,一定尽心尽力的创作完成《修士之超神学院》。    今晚,让让我有机会和大伙唠叨这么一大篇废话,谢谢!    昨天接到后台通知,今天晚上12点上架,也就是7月1日凌晨12点。    说句实在话,当看见这个通知的时候,我是恐惧大过惊喜。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这个扑街,也能在起点上架,这是让我最意外,也是惊喜的地方。    但我不知道,上架过后,还会不会有伙计们继续陪我走下去。    忐忑不安,或许就是我现在的写照吧!    在和大伙说心里话之前,恳请大伙给我来点支持好吗?    真心的恳请各位大大,给我这个自以为是的入魔者来点支持,谢谢各位!谢谢!    和大伙说点心理话吧,或许,伙计们认为我是在自导自演,但这是真实的故事。    还记得,我踏入网文界是在16年,至今也有两个年头多一点。    哪怕是今天,我都还记得,我踏入网文界的初衷是多么的可笑。    仅仅是想为孩子挣一点奶粉钱。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那时候就是为了给孩子挣一点奶粉钱。    而且,还不是什么高贵的奶粉,仅仅是儿童型的维维豆奶而已。    或许,有人会说,豆奶,才几个钱?    随便去工地搬一点砖头,都能给孩子买更好的奶粉。    或许,也有人会说,为什么不给孩子买更好的,我可以说,就连豆奶,我都休要找朋友借钱买,信吗?    我记得,我是12年毕业,打了半年工,13年回到家乡创业:种植中药材。    那一年,我意气风发,享受着周围之人的吹捧。    毕竟,像我这样的年轻人,谁不是在外地打工,谁愿意回到家乡发展?    很无奈,13年彻底失败,父母的一点积蓄挥霍一空,    同年,女朋友和我结婚,但她家并没有要任何的彩礼钱,无形中,这是对我最好的鼓励,也是从那时起,我暗自决定,一定不能辜负她,一定要给她闯一片自由自在的天空。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14年,再次失败。    我准备放弃,另寻他路。    也就是在年底,有一个同行找上门,愿意入股,共同经营。    听他说,他有足够的人脉,只要产品出炉,就绝对能赚钱。    而我能保证产品出炉,他能保证出手。    两厢配合,岂有失败的道理?    然,人算,并不如天算。    15年,再次亏空。    到这一年,满打满算,我已经创业三个念头,从身无分文,到负债累累,银行贷款,私人借贷,一笔笔相加,已经是大几十万。    对于一个年起人来说,面对几十万的债务,压力可想而知。    那一年,我头发半白,那一年,头发开始掉落,也就是那一年,孩子出世。    也是在那一年,我听到了别人给我的称呼:    我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始终抓着一样不放手,不懂得舍弃。    也是从15年开始,我体会着人间百态,看着虚伪而又厌恶的笑容,慢慢的煎熬。    我知道,坚持就是胜利。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我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邻里暗地里的冷嘲热讽,变成了指着你背阴漫骂,亲戚的假装不识,到反目成仇。    这些,我都能理解。    不为什么,只因为我很狼狈,狼狈到连吃饭都成问题。    他们怕我,怕我开口给他们借钱,怕把钱借我就是肉包子打狗。    但我并没有在意他们说什么,我不是那种没有自己主见的人,我有自己的坚持。    几年的失败,我已经有足够的把握,在16年搬回一局。    也是在这一年,我手里已经没有任何的钱可用,可孩子还小,需要奶粉辅助。    在经营着手里的事情,我根本就不可能去什么公敌搬砖,毕竟,那件事情需要我来全面处理。    可孩子需要奶粉怎么办?    无奈之下,我踏入了网文界,只是想着,能为孩子挣一点奶粉钱,这就足够。    那一年,我笔名:沉沦天羽。    初入网文界,什么都不懂,但还是在纵横签约。    那时候,别提有多高兴了。    订阅什么的?说实在的,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在乎的是那点全勤,每个月,我可以为孩子买奶粉了。    可笑吗?    反正我是觉得我挺可笑的。    16年,风调雨顺,一切都很顺利,孩子的奶粉钱,我也有了着落,至于家里的零用开支,说句不好听的话,全都是孩子他妈撑着。    小孩在7个月的时候就断奶,她为了贴补家用,去上班去了。    于是,我就被周围的人们说成了靠女人吃饭的人。    其实,我很想说一句,我能靠女人吃饭,那也是我的本事,你们要是不满意,也可以去靠女人吃饭,看看你们的女人会不会像我家的这个。    这就是我的骄傲。    虽然,家庭零用孩子奶粉这些有了着落,但经营上也需要开支。    可我已经没有了钱,合伙的那两人,也陷入了我一般的境地,    地里的苗长势很好,而且市场也不错。    不可能不管吧?    于是,我接触了网贷,想着,年底之后就能把所有的一切摆平。    不说吧亏的钱全部赚回来,赚点小钱也还是可以的。    真的,人算真的不如天算。    我并不知道,那两个合伙人中,有一个人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安好心,就想在我这么坑一把,捞上一笔钱。    那一年,在货物出手之后,所有账款打在那人的卡上,说完等我回来就结算。    我想着,既然已经合作了一两年,信任是必不可少的,既然他说,回来结算就回来结算。    只要结算了账,收货欠下民工的工资钱也能给了。    那时,已经是17年,快要入夏天,    TM的。    对不起,一想起那事,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报一句粗口。    等我回来的,那人就不断的找任何借口不结账。    对,很多理由和借口。    也幸好,合作阶段我并没有想要坑谁一把,他并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我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嘿嘿……说道这里,我不得不说,人心是最可怕的东西。    虽然我并没有这么做,可有工人站了出来,说我这么做了。    而且,合伙人还悄悄录了那个工人的音,作为证据。    更可笑的是,那个工人,就是我的亲戚。    当事情揭穿的时候,还在哪里赌神发咒的说:他并没有想过要坑害我,如果有,让他断手断脚,不得好死。    直到那人拿出了录音,他才面色绯红的说:就是我说的,你要怎么样?我就是随便说着玩玩,我只是想要他把公子钱给我。    呵呵……    多么可笑的借口,多么可笑的理由?    而那个合伙人就说,如果没有,那他为什么这么说?别忘了,我和那个工人还是亲戚,既然是亲戚,那肯定是不会害我的。    于是,他要求我赔偿他的损失,共计是20多万吧!    这可能吗?    既然已经谈不拢,他说要起诉我:贪污公款,弄虚作假。    好吧,我就等着他的起诉。    于是,这就事情,就这么一直拖着。    工人的工资,六七万也这么拖着。    而与此同时,我一个特别特别亲的亲戚,找我逼债,可那时候,我哪有钱啊?    哈哈……    我当然知道那是为什么。    因为谁都听说我那件事情之后,人家掌握了证据,打官司我肯定要输。    到时不仅是要赔人家钱,还要做牢。    不趁那件事情还没有爆发至极,赶快从我这里把钱要回去,真的等我被抓,面临大额赔偿的时候,我还能给他们钱吗?    逼吧!    不给钱,就不走,开个车在你家旁边守着,又不进屋。    那种感觉……    真TM的憋屈。    这就是亲戚,有着血脉的亲戚。    也是从那时起,我不知道亲戚是个什么意思?    纵然,那么做的就那个人,可其他人,直接是装个不认识,当然,我也只是欠了那个人的钱。    无奈之下,还是我老婆用信用卡借钱还了那个亲戚。    不管他怎么做,我始终是欠了人家的钱,这是要还的。    转眼,到了年底。    我并没有接到法院的传唤单,在我打听之下,那人已经跑路,已经不知去向。    也就是说,我不仅是没有结算到去年的利润,还要背负工人的工资。    而与此同时,我用沉沦天羽的笔名同时开了三本书,靠着全勤和保底度日。    但那点稿费,哪够还利息?    17年年底,经营上有点小收入,出去成本之外,还了一点工资。    农历腊月,一件事让我兴奋不已。    那个曾经向我合伙人陷害我的亲戚,在过年那晚上,摔断了双腿,直到今天,都还在有拐杖帮忙走路。    而在他摔断退的前十几天,我正去他家付了他所有的工资,他还在信誓旦旦的说:他并没有想过要坑害我,如果有,让他断手断脚,不得好死。    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理解了?    是他罪有应得,还是什么?    算了,唠叨了一大推,不说了这些破事了。    不管以前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    也因为这些事情,在发不《修士之超神学院》的时候,我把笔名换成了:名为魔。    因为,我就是一条路上走到黑的魔。    但那是以前,现在我是全职写手。    我喜欢小说,我喜欢讲故事,用幻想的手法,把一些生活中的丑事呈现出来。    这是我的初衷,也是我的愿望。    虽然,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社会,可是,我们都不应该把道德和良知丢下。    谢谢伙计们听我唠叨完这么一大堆,我不奢求所有的伙计都陪我这个已经走火入魔的人一起走下去,但能继续支持我的,我表示真诚的致谢。    不管有多少伙计支持我,我都会由衷的祝愿各位:身体健康,阖家欢乐!永远开心,美满幸福。    最后,还是厚着脸皮,求伙计们给点支持,谢谢了!    来自一个走火入魔之人的自诉
推荐阅读: 《刀剑谷》 《大唐龙途》 《被迫修真的良家青年》 《西游第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