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三十五章 仇已报三众侠凯旋归

    瀚海罗汉松云自己认为这个办法很好,可是,事实的演变又如何呢?     松云就象一只硕大无比的壁虎,攀拔跳越,眼看距离山顶,只有三、四十丈,突然,山顶一阵“轰隆”震耳巨响,宛若石破天惊,一块重有二百多斤的冰石,蓦然而下,照准他存身处滚来。     松云和尚给吓了个大跳,身在冰崖之上,运功提劲已经十分勉强为难,要是再给这块大冰石打到身上,这条命还能留下?     他忙不迭奋身一纵,拔出丈外,移了个地方。     松云才一站定脚,“轰”然之声又起,又有一块三、四百斤重的冰石,朝向头顶砸来,他这番无法闪避,只有往后一挪,退了六、七丈,而那块冰石,幸亏被凸出的崖角挡住,没有泻落下来。     冰山坠落殒石,这是不足为奇的事,可是番僧松云在半山崖壁上,却已看出蹊跷来了。     坠下的那两块冰石,大的那块足有四百多斤,如从山顶飞坠而下,那是一定遭到极大的山巅罡风所吹击,才会有这情形发生。     但,现在山顶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风声,如说雪山崩坠,又不止会滚落一、两块冰石。     松云这一想,显然事出有因。     就在这时候,“轰隆轰隆”巨响再起,接着有两块三、四百斤重冰石,一前一后,照准自己站立处打来。     番僧松云心头恼怒至极,急急拔身一纵,才躲过这两块冰石。     他身形闪开,“呛啷啷”抖出背后方便铲,仰首望着山顶,厉声喝道:“哪里来的鼠辈,鬼鬼祟祟伏在山上,抛砖弄石,戏弄你家佛爷,有种的快现身出来受死!”     他话才落,山顶上声如鹤鸣,响起一阵朗笑声,道:     “喇嘛僧松云,你枉为佛门弟子,却是作恶多端,今日是你离开尘世,打入地狱之日,还不乖乖跳下深渊,找个自我解脱。”     雪山空旷,回音清越,山下众人听得清清楚楚,都不由大喜,原来灵芙老师太,不知何时已越过众人之前,伏在“落魂岩”之巅,截住凶僧松云的去路。     瀚海罗汉松云听到这阵话声,才知道对方还有一个高手能人,伏在山顶。     居高临下,以逸待劳,逃生希望已经断绝,这一来使这番僧为之胆裂魂飞。     蓦地,三、五丈外传来一阵厉叱声,道:“番狗秃奴,今日你恶贯满盈,要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孽多端必自毙,难道你还想插翅飞去?”     这是胡家兄妹中的胡天仇声音。     松云这一惊,不啻巨雷天降,将受横殛,回头看去,胡天仇手提“湛玉宝剑”,疾若猿鸟,揉身而来,距离自己不到四丈。     松云这一发现,忙不迭在玄冰上一个转身,准备向左侧纵去。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际,“刷刷”两声划风响起,人影闪晃,眼前一花,不远处出现两条身形。     松云定坤看去,正是奕琮和佳蕙两人,已把去路挡住。     眼前众人已会合一起,番僧松云杀机四伏,已临寸步难移的险境,番僧见两小挡住去路,狂吼一声,用足生平之力,举起方便铲,一式“凤凰展翅”,朝向奕琮、佳蕙两人的横腰扫来。     奕琮知道松云作困兽之斗,在狂怒之下出手,劲道浑雄,凶猛无比,倏即一挽佳蕙,两人已若轻烟似的飘向一边。     佳蕙给奕琮挽着闪向一边,杏眼一瞪,红唇一翘,“嘶”地破风声中,一招“玉女投梭”,快速无伦的剑光也朝向番僧松云腰眼指来。     松云闯荡江湖迄今以来,从未挂彩受伤过,绝无仅有的一次,就是刚才在“僧塔林”,挨上佳蕙一剑,若不是他一身不畏寻常刀剑的横练内家功夫,一条手臂早已断在对方手僧松云知道眼前这小女子,就是过去丧命在自己铜钹暗器梅玉芬之女,一身内家功力有点“邪门”,不敢硬招挡上,挪身闪过一边,准备使出一记毒招,让对方血溅冰崖。     松云心念正在闪动之际,蓦地背后划风声起,他久经大敌,知道有暗器袭来。     番僧自恃一身不畏刀剑的横练内家功夫,只要暗器不中着自己五官、咽喉等要害,是伤不了自己的。     眼前自己必须要把这“臭丫头”除掉,其凶厉泼辣之处,绝不在“双奇”等几个老家伙之下。     番僧松云心一横,主意已定,除去劲敌重要,背后袭来暗器,不妨挨它一下。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暗器已打在背上,“嗤”的一响微细破肤入内声,松云一身不畏刀剑,横练的内家功夫“金钟罩”,却是毫不管用。     “铮铮铮”碎金裂铁声中,中着背上的暗器自动裂开,松云骤觉背上剧痛澈骨,肤肉尽裂。     “啊”的一声惨吼,站在“落魂岩”斜坡冰崖上的松云,两脚拿桩不稳,自“落魂岩”的半山跌了下去,出手暗器的是胡家两小之一天仇。     这门暗器就是过去经翠竹书生方瑜悉心传授,用“精金钢母”剩余所炼铸成的“凤尾锥”。     “凤尾锥”此门暗器,当初方瑜传授给天仇,就是专门用来破“铁布衫”、“金钟罩”等横练内家功夫。     方瑜想到寡嫂梅玉芬,魂断凶僧松云歹毒无伦的“铜钹”暗器之下,留下一双人海遗子。     当时梅玉芬横尸地上,两眼竖瞪,死不瞑目。     翠竹书生方瑜在寡嫂梅玉芬尸边默默祝祷,视一双人海遗子若己出,海角天涯,了断她血海之仇。     梅玉芬经小叔方瑜这番祝祷后,暴瞪的两眼,眼皮掩上,安详地离开了这世界。     天仇要了断杀娘之仇,“凤尾锥”随身携带,却不轻易使用。     天仇见凶僧松云出现,纵向冰崖左端,立即探囊取出一枚“凤尾锥”,振腕抖手电射而出。     天仇取出这枚“凤尾锥”,想到自己娘在临安“校尉总管府”,丧命在凶僧松云铜跋暗器之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此时该是出手了断的时候了。     胡天仇心念闪转,毫不犹疑之下,黄澄澄金芒闪耀,“凤尾谁”破空而出。     番僧松云也是一位暗器行家,他独门暗器“铜钹”歹毒锐厉,不少江湖知名人物,丧命在其之下,照理说,他自己不该挨上人家暗器。     而当时的松云,一心要使个毒招,把内家功力有点“邪门”的佳蕙除掉,同时,他自恃有一身不畏刀剑的“金钟罩”功夫。     但是哪里知道:方瑜传给天仇的“凤尾锥”,构制精巧,跟一般暗器不一样,“凤尾锥”着身,就有四片风羽般的翅翼,自动弹开。     番僧松云如何挨受得了这一下……     背心立即裂开一口四、五寸方圆的血窟窿,惨吼一声,这个庞大的身躯,直从冰崖往下摔去。     凶僧松云从冰崖摔下,坠向深谷壑底,如果落个粉身碎骨,也算了事,偏偏他死也没有落个顺利的死。     松云从山坡冰崖直往下坠,跌下不到六、七丈处,给冰崖凸出的一根石笋挂住,成了上不到天,下不着地的危景。     他背上中着“凤尾锥”,只是受伤,并未死去,宽大的僧袍给石笋挂住,就起了一阵挣扎。     一头彩风,翩然而下,佳蕙手掣“昆吾宝剑”,落向松云旁边,一嘟嘴,道:“番狗,你杀了咱佳蕙娘,咱也要你活不成!”     话落剑出,剑光闪处,松云一颗斗大的头颅,直朝深谷滚落下去。     “嘶”的一声裂帛响,僧袍挂住山腰石笋,一阵山间罡风吹过,僧袍裂开,松云的那具无头尸体,也直向山谷深处坠下。     这时奕琮、天仇,还有翠竹书生方瑜和灵芙老师太等都前后赶来。     佳蕙指着山谷深处,道:“番狗松云已给佳蕙宰了,尸体滚落下面去啦!”     灵芙老师太纵目往谷底看去,一袭大红僧袍,掩住一具无头尸体,老人家轻诵一声“阿弥陀佛”,道:“絮因兰果,喇嘛僧松云最后落得这样一个超度!”     元凶已诛,众人迤逦下山,返回戈玛拉寺。     这时,寺中静悄悄的鸦雀无声,只有五福痴翁莫乙和昭远寺二方丈哈里,站在“僧塔林”旷地,旁边倒着木笛罗汉法音和飞花罗汉了空两具尸体。     众侠会合之后,才知道“大漠双枭”被诛伏的前后经过。     ※※※※※※     当时“胖瘦双奇”激战“大漠双枭”,胜负未落,旁边玉田耕夫洪浩川,却又有点不耐烦了。     他一声大喝,闯进战圈,只一照面,出手“无影劈空掌”,已把飞花罗汉了空双刀打落,五幅痴翁莫乙金如意兵刃兜头打下,了空立即回了姥姥家。     木笛罗汉法音眼见师弟惨死,知道再不脱身离去,难能幸免。     于是法音一声狂吼,运足真力,直向玉田耕夫洪浩川扑来。     洪浩川以为法音是要舍命相搏,知道对方“般禅拳”劲道也是不弱,是以蓄着真气,略一避身,闪过对方的锐劲。     哪知木笛罗汉法音,不是那回事,他是声东击西,一个疾速转身,“般禅掌”却落向秃山愚叟乐平。     乐平早有防患,看到法音向这边袭来,双掌迎空一错,劈空掌出手,两下迎个正着。     法音经过一番苦战,精元已损耗了大半,已成了强弩之末。     秃山愚叟乐平却是精力充沛,木笛罗汉法音又如何抵挡,当空“呼”的一声,掌劲给乐平挡了回去。就在这一刹那,法音心头一震,周身毛孔紧缩,他已知道不好。     这边洪浩川一声叱喝,道:“番奴,看掌!”     一记“无影劈空掌”破空劈到,法音闪躲不及,两眼金花直冒,又挨了一记重击。     法音只得舍命一拔身,从洪浩川、乐平,莫乙三人中,一股狂风似的掠过,亡命逸去。     秃山愚叟乐平正要衔尾追去,洪浩川已看出法音的情形,就即阻止道:“瘦猴,不必追他,番奴挨了这两下重手,内脏肺腹已完全震裂,他再拚命狂跳,更是伤上加伤,我看他走不多远,立即吐血而亡。”     秃山愚叟乐平听来也有道理,也就不加追赶。     如此一来,戈玛拉寺中重要人物,都已前后伏诛,可是其中还有好些僧徒,藏匿不出,要肃清余孽,还得要费一番手脚。     秃山愚叟乐平道:“这座戈玛拉寺,机关埋伏,暗桩重重,与其多事搜杀,不如一把火烧掉。”     昭远寺二方丈哈里却是不以为然,急急道:“此座戈玛拉寺乃是大雪山唯一圣地,香火绵延数十年从未间断,偌大禅林,如果一把火烧去,实在可惜,不如谕知寺中各僧徒,改过自新,另外再请主持高僧。”     “胖瘦双奇”见昭远寺二方丈哈里,说出这番话,显然仍未忘情此戈玛拉寺,因瀚海罗汉松云之前,戈玛拉寺的主持,乃是昭远寺两位方丈的师父。     灵芙师太轻诵一声“阿弥陀佛”,道:“戈玛拉寺虽有庙寺之名,但并非是出家人修心养禅之处,此地形势天生险要,是个藏龙卧虎之穴,善男信女不会攀登‘轮回十八盘’上‘寒鸦谷’进戈玛拉寺上番膜拜……”     老师太微微一顿,又道:“戈玛拉寺主持松云,虽已除去,难道说不会有第二个松云之类的江湖中人,前来霸占,主持戈玛拉寺?到时又将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不如将其烧毁,免得往后再生岔枝。”     二方丈哈里听到这番话后,脸上有点发热,也就沉默下来,他原意就是想重新占领戈玛拉寺,恢复早年师父的基业。     当然,哈里也想到凭自己和师兄克罗希两人所怀之学,真有第二个像松云这等人来把,是否抵御得住?他有这样想法后,方始悄然无语。     于是就由翠竹书生方瑜、烈火星君韦涓、一粟道长古侃和班家姊弟、胡家兄妹等,分拨搜查这座面积辽阔的戈玛拉寺。     发现寺中僧徒,都已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十多个执役的小喇嘛,已给吓得战战兢兢,面无人色。     烈火星君韦涓带领班家姊弟的这一拨,搜查戈玛拉寺尔院一瑞,却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     从东院一列屋子中,搜出七、八名姿色尚称姣好的年轻女子,据这些女子称,她们是给番僧松云等掳来胁迫淫乐的。     昭远寺二方丈哈里目睹到此情此景时,知道戈玛拉寺藏垢纳污,已非是出家人清修之地,不敢再有接管戈玛拉寺的想法。     翠竹书生方瑜把十数名小喇嘛唤了过来,温言安慰一番,叫他们把松云所遗下的金银细软,寺中钱财,都搬了出来。     “胖瘦双奇”昔年游侠江湖,在绿林黑道中,见到过不少像这类的情形。     是以两老把搬出的金银细软,有条不紊的按名分配,除了寺中这些小喇嘛外,连给松云掳来的那些妇女,都有分配到一份。     方瑜把班奕玲、胡佳蕙两人叫来,吩咐她们护送这些年轻妇女,先行下山。     他又令班奕琮和胡天仇两人,带领那十数多名小喇嘛退出寺外。     方瑜把这些前后安置妥善后,从厨房中取出火种,由“双奇”等诸老一齐合作,在戈玛拉寺的各处,放下了十多个火苗。     不多久工夫,火熊熊,浓烟四布,就在这时候,骤然刮起一股大风,火乘风势,风助火威,“劈劈啪啪”,真个烈焰燎原了。     戈玛拉寺大小数百间禅房与殿字楼阁之类,已完全吞没在一片烈火中。     翠竹书生方瑜等诸人,见戈玛拉寺已困入火海,就即离开“寒鸦谷”,飞身向山麓而下,与众人会合。     众人回首仰望山上,大雪山之“寒鸦谷”,已经变成一泓火海,戈玛拉寺就困入其中。     红舌吞吐,烈焰舒卷,青烟阵阵,冲云直上,烟云冒升,成了朵朵黑色的灵芝,倏然又迎风四散。     ※※※※※※     一行人迤逦离开大雪山,经有一天的脚程,已抵葛伦布里的昭远寺,大方丈克罗希率领全寺喇嘛僧侣,出来相迎,闻得瀚海罗汉松云伏诛,大仇了断,不禁释然。     翠竹书生方瑜把从戈玛拉寺带来的小喇嘛,完全拨入昭远寺中。     至于那几个过去遭松云所掳来的年轻妇女,问明家乡籍贯后,由昭远寺喇嘛负责,送她们各个回家。     众人在昭远寺两位方丈接待下,用过晚膳素斋后,坐下禅房厅堂。     玉田耕夫洪浩川倏然想到一件事,向这位昆仑派掌门灵芙师太问道:“老师太,你久居大漠昆仑,是否知道有关‘寒龙啸天’阿卜都的动静?”     灵芙师太道:“洪施主,你是问那位‘雪山派’掌门人阿卜都?”     烈火星君韦涓见两人谈到这件事上,不禁注意起来。上次曾听这位洪前辈,提到“雪山派”中有“天理门”那回事上。     洪浩川一点头,道:“不错,正是此人。”     灵芙师太似乎已猜测到对方问出此话的含意,缓缓一点头,道:“贫尼久居塞北大漠昆仑,对‘雪山派’中情形,倒有几分清楚。‘雪山派’优若散沙一盘,其实有些喇嘛番僧、草莽英雄,并非真正‘雪山’门下,却在外面自称是‘雪山派’中人。”     玉田耕夫洪浩川轻轻“哦”了声,眼前听灵芙老师人说来,居然还有这种情形。     灵芙师太又道:“如果依门规森严而言,那是‘雪山门’中‘北派’,就是‘寒龙啸天’阿卜都所率领的雪山派中人物了。”     翠竹书生听到这话,接口问道:“老师太,雪山门中既有‘北派’之称,难道还有‘南派’之区分?”     灵芙师太一点头,道:“不错,如果以地区划分,塞北大漠草原一带‘雪山派’中人物,那是‘北派’,是由‘寒龙啸天’阿卜都所统驭,这里康藏一带雪山门中的,则是属于‘南派’的了。”     一粟道长古侃问道:“灵芙师太,雪山门中‘南派’又是谁所统驭的?”     灵芙师太见这位武当掌门一粟道长问出此话,有所感触地轻吁了口气,才道:“雪山门中‘南派’掌教,就是戈玛拉寺主持方丈瀚海罗汉松云。”     “胖瘦双奇”二老,双双直楞楞地朝老师太看,敢情这对玩世不恭,身怀绝技的风尘陕隐,虽昔年游侠江湖各地,这件事却是才始知道。     翠竹书生方瑜道:“灵芙师太,你协助我等伏诛松云此獠,如此一来,昆仑派岂不是与雪山派结下深仇,‘寒龙啸天’阿卜都要向你了断此桩公案?”     老师太摇摇头,道:“方施主,往后情形的演变,并非如此……”     微微一顿,又道:“就是刚才贫尼所说,康藏诸地,有些喇嘛僧侣、江湖中人,并没有落籍雪山门中,可是对外却自称是‘雪山派’中人物。”     玉田耕夫洪浩川,已有所会意过来。     灵芙师太又道:“雪山门中所以有‘北派’、‘南派’之分,亦由此而来。”     洪浩川道:“如此说来,雪山门中‘北派’,才是雪山派的正统了?”     关山相隔,路途遥远,江湖上以讹传讹的传闻,有时并不准确,眼前玉田耕夫洪浩川,向灵芙师太问出此话,可能就有此情形。     灵芙老师太掌门昆仑,位置亦在大漠草原,显然对雪山派中情形比较清楚。     灵芙师太道:“雪山派有南、北之分,那是江湖道上所指称的,其实‘寒龙啸天’阿卜都,并不承队雪山门有分岔‘南、北派’之事……”     老师太感慨不已地又道:“康藏一带,有不少喇嘛僧侣不但不遵守佛门清规,且勾结黑道中人物,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可是他们却把雪山派扛在肩上,自称是雪山门下。”     烈火星君韦涓问道:“‘寒龙啸天’阿卜都可知此事?”     灵芙师太道:“阿卜都虽然知道:奈何鞭长莫及。过去贫尼曾在大漠草原‘塔里木’与‘寒龙啸天’阿卜都一会,据阿卜都所说,瀚海罗汉松云曾不远千里数次去塞北会见他……”     秃山愚叟乐平插嘴上来道:“不错,番僧松云来上这一手,阿卜都想要清理门户,也难以下手,问况松云亦并非单纯的人物。”     灵芙师太又道:“当时阿卜部以雪山掌门身分,向松云嘱咐数语,要其替雪山派发扬光大,切莫作叛逆天理之事。”     老师太下面这两句话,听进中原诸侠耳里,已可以想像出“寒龙啸天”阿卜都是何等样人物。     玉田耕夫洪浩川道:“是否瀚海罗汉松云返回大雪山戈玛拉寺,并不遵奉雪山掌门阿卜都的嘱咐?”     老师太道:“番僧松云不但对阿卜都的话不加理会,回西藏后以雪山门‘南派’掌教自居,且准备席卷雪山派,以自己取代阿卜都雪山掌门,更有称雄中原武林的打算!”     烈火星君韦涓问道:“老师太,出现中原各地的‘天理门’,是属于雪山门中‘北派’,还是‘南派’?”     灵芙师太道:“‘天理门’乃是佛教密宗中的支流,并不属于哪一派。”     禅房厅堂里的佳蕙姑娘,见尼姑婆婆说的这些话,听来一点没有味道:肘臂向旁边的奕琮轻轻碰了一下,眼珠又朝那扇通向里间的门一眨。     奕琮对葸妹妹任何一个微妙的表情或是动作,都能会意过来,他看到佳蕙这付神情,微微一点头,侧身蹑步走向那扇门。     佳蕙姑娘也悄悄跟了出来,禅房里众人,谁也没有去注意这对年轻男女,他们继续的谈着。     两人走上一条静悄悄的走廊,佳蕙挽着踪哥哥臂弯,一努嘴,道:“尼姑婆婆的话没有完的,又是‘北派’又是‘南派’叫人听来不耐烦!”     奕琮问道:“我们去哪里?”     佳蕙“嗤”地一笑,道:“我记得那边走廊尽头,有一座庭院、现在睡觉还早,我们坐下庭院石阶上聊聊。”     他们蹑足出来禅房,隔不多久,又有一对年轻人悄悄走了出来那是天仇和奕玲。     佳蕙挽着奕琮坐下庭院石阶,她找到一个话题,问道:“琮哥哥,你喜欢做女儿的爹,还是儿子的爹?”     奕琮听得出奇,楞了楞才始会意过来,含笑道:“只要有人叫‘爹’,儿子、女儿都行!”     佳蕙把嘴嘟了起来,道:“不来啦!人家问你,你回答得这么笼统、含糊。”     奕琮转过脸问道:“蕙妹,你呢,你喜欢做儿子的娘,还是女儿的娘?”     佳蕙脆生生笑了,一指道:“我要光做儿子的娘,这小子跟地老子要长得一模一样。”     奕琮轻轻一拍她手背,道:“蕙妹,我们回去临安就成亲,第二年就可以做爹、做娘了……”     佳蕙摇摇头,道:“才不呢!人家才只十七岁。”     奕琮两眼直直的道:“不成亲我们又怎么能做爹做娘呢!”     佳蕙答不出话,“咭咭咭”又笑了起来,奕琮手一拉,佳蕙弱不禁风的倒进他怀里,他贴到她耳根处,道:“蕙妹,给我亲一下!”     佳蕙拒绝道:“不行,人家还没有跟你成亲,还没有做你孩子的娘,怎么能亲人家?”     奕琮理直气壮,道:“你忘啦!那次在冰崖深谷,我伏在你身上‘接气’,不但亲了嘴,而且你舌尖还伸进我嘴里呢!”     佳蕙脸上火热热红了,挥起美人拳猛捶,道:“不来啦,不来啦!说得人家多难为情。”     奕琮道:“你给我亲一下,我不说就是。”     佳蕙道:“只能轻轻碰一下,不能太重。”     她把两片红殷殷的嘴唇挺了起来。     奕琮嘴唇才始碰上,佳蕙“嘤”声轻啼,她本来说是“轻轻碰一下”,可是已把他颈子紧紧攀住,樱唇微张,丁香乍吐,一条舌尖像小鱼似的又游进他嘴里。     这边静悄悄的墙阶处,也坐着一对年轻男女,天仇不胜委曲似地在道:“玲姊姊,你对我总是爱理不理的。”     奕玲替自己分辩,道:“谁说我对你爱理不理,我把你看作自己亲弟弟一样……”     天仇接口道:“玲姊姊,我是胡天仇,我不是你亲弟弟!”     奕玲脸一红,头低了下来,天仇轻轻又道:“你看,蕙妹对琮哥多好!”     奕玲把头抬了起来,道:“她是她,我是我,你们兄妹两人,逢到梵谷上人给你们服下‘雪莲太乙锭’,琮弟在洞穴也有一番奇遇,只有我,是一个平凡的小女子,我要追随师父灵芙老师太,学得一身上乘武技。”     天仇由衷的道:“玲姊姊,我不会计较你这些的。”     奕玲道:“你不计较,我自己要计较,我不能输给人家,我要跟师父去昆仑山!”     天仇轻轻道:“玲姊姊,我在临安等你,等你回来。”     奕玲朝他注视了一眼,接着轻轻“嗯”了一声。     四人两对,前后回来禅房厅堂,他们还在“南派”、“北派”谈着,翠竹书生方瑜困惑问道:“你们去了什么地方?”     三人找不出回答的话来,佳蕙姑娘脆生生道:“瑜叔,你这一问,人家真不好意思回答呢!”     灵芙师太含笑道:“蕙儿,你跟尼姑婆婆,还有你玲姊,一起上昆仑山,尼姑婆婆传授你们一身绝技。”     老师太这话,听进任何人耳里,那是千载难逢的机遇,谁也不会轻易错过。     佳蕙“咭”地一笑,道:“尼姑婆婆,谢谢您啦!蕙儿舍不得离开琮哥哥,不想跟您上昆仑山。”     佳蕙姑娘脆生生说出这些话,在她想来有条有理,顺理成章。     当她两颗星星般的眸子朝厅堂上看去,所有人都含笑朝自己看来。     唉!不对,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在这许多人跟前,说出这样的话来?     顿时脸上又红又热,两只手掌紧紧蒙上脸,“嘤”声婉啼,扑进琮哥哥的怀里。     奕琮脸上却是又红又白,像块半生不熟的猪肝,可是他又不能推开扑进自己怀里的蕙妹妹,脸也就更红了。     (本故事完)
推荐阅读: 《龙渊惊虹》 《我真的很能打》 《诸天无仙》 《荒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