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二百二十八章 黑洞

  暗潮涌动的孔雀山庄已经变成了天地之间的一个法场,到底哪一边是鬼门关,哪一边是平坦路……   哪一边是生,哪一边是死,哪一边是情,哪一边是无情……   戏台上的廷飞稳站在小刀面前,一股股强大的气浪涌动过来,廷飞两年来第一次碰到一个看的上眼的对手。   廷飞只是淡然的呵呵一笑,现在的自己已经与两年前的自己全然不同了,两年前的自己还是鬼门关的常客,到了两年后,廷飞倒是再想去一次鬼门关看看。   “来吧!小爷我可不怕你!”   廷飞扯下了身外那红黄相交的喜袍,一个囍字在廷飞的胸膛被分成了两半,廷飞将外衣丢在了一边,准备大干一场……   廷飞在里面穿着的还是最先进入孔雀山庄的那套衣服,这套衣服一直陪着廷飞,上面有着钟翎的缝缝补补,每次作战这件就是廷飞的战衣一般,有它就不会输,廷飞活动了一下筋骨,如此想到。   只见小刀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暗堕落,麻木的他忽然站直了身体,摆好了头,伸出了手……   廷飞忽然感觉脚底生风,宽厚的裤腿被那风带起,似乎要撕裂自己。   那龙吟剑忽然震动了一下,挣脱着廷飞的手,廷飞紧握着龙吟剑,抵抗着这一股吸引的力量。   廷飞左顾右盼,发现台上武器架边上散落着的刀剑腾空而起,再过来一会儿功夫,不知是戏台,幕后,甚至宾客席上的武器都被吸引了过去……   毫无防备的宾客们只是任由自己的兵器飞上台去……   二哥腰间的剑一阵阵的震动起来,二哥一见这剑忽的从腰间拔出,便猛地一握,那脱缰的剑便在半空中被二哥擒住,二哥抵抗着那股吸引力……   可是,除了那股吸引力之外,还有一个至上而下的无形压力压迫着二哥,二哥只好拿它不住,任由自己的剑飞向戏台……   “二哥,这是!?”   舒心吃惊的叫了起来,一缕青丝盖在了舒心的脸上,一股股空中的漩涡自周围而使,一同聚向了小刀身边……   廷飞见这万物渐渐聚集在面前那古怪的道士身边,便开始有点心慌起来……   廷飞一边看着小刀,一边努力到守着不听使唤的龙吟剑,这强大的引力波快要扯开廷飞的龙吟剑了,廷飞极力拉着自己的龙吟剑,若是龙吟剑一丢,自己便必死无疑……   廷飞扯着手上的龙吟剑,面色狰狞,脚步渐移,这股强大的引力波将要把自己给卷了进去……   廷飞奋力一蹬腿,立定原地,如万年虬根一般……   不过这硬对硬使得廷飞的衣袖崩裂开来,廷飞的双手裸露在引力波中,廷飞再不放开,这双手便要便活生生的撕裂开!   “怎么办啊!?”   舒心开始着急起来,一见周围也无刀剑,便打算跳入戏台阻止那老道!   二哥一见舒心,便猛然拉住冲动的舒心。   “你疯了!这样跳下去,你会在漩涡中被分尸的!”   二哥的脸上燃烧着愤怒,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舒心下去的!   “那怎么办!九五二七会死的!”   舒心挣脱不开二哥的手,绝情的跪在了地上,全身软瘫无力,像是失去了活的希望。   “等等,你们看……”   此时的三姐却是最冷静的那一个,无神的三姐呆滞的指着台上的两人……   众人便往台上望去……   小刀的身旁形成了一个刀剑漩涡,圈内锋利无比,边上的一点剑锋便可以致人死地。   廷飞还是紧握着龙吟剑,手臂渐渐发红,它已经撑不了一步了……   廷飞看着眼前漩涡内的黑瞳,似乎看见了第一次踏上擂台的自己……   那时的自己只是个地下七郎,什么也不会,却还是一往无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自己是那么多蠢,那么多简单,又那么的热血!   廷飞嘴角微微一笑,这是他最为自信的笑容,那个满是两年前无所畏惧的天真可掬笑容,这就是钟翎许久未见的爱慕笑容!   廷飞又回到了两年前那个初入江湖的雏鸟。   无论对方是谁上就是了!   “既然你要小爷的剑,给你便是!”   廷飞松下了腿部的力量,一瞬间,廷飞便被漩涡吸引过去,廷飞自信的侧脸上扬起了一丝刀锋靓影!   廷飞借力使力,一刀劈砍下去,如鹰击长空,这一剑似有千钧之力,是廷飞普通使力的十倍力量!   不过,事情总是不会那么简单!   那漩涡忽然停止,所有剑气,引力波化作一道无法击破的剑墙!   “哐当,”清脆的一声,廷飞便被这股引力波弹回了原地……   廷飞一个帅气的全身半空翻,稳稳下坠,单膝跪地,龙吟剑顺势插在了戏台红布之下,廷飞仇视一笑,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染红了那颗洁白的虎牙。   舒心深深叹了一口气,倒坐在了地上,害怕的擦着脸上油腻的冷汗。   廷飞拔地而起,那恐怖的漩涡也不再吸收廷飞的龙吟剑了,纵观整个华菲殿,现在只有廷飞的手上只有一把武器了……   抛开一切的星主在这样一场轰然大波之后,忽然睁眼,汗毛直竖,他终于感觉到了七星宇天启师的气息,与此同时,萧长老也意识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萧长老开始东张西望起来,他开始清点起华菲殿的人头来。   奇怪,并没有新的人进来,正当萧长老感到奇怪的时候,忽然星主和萧长老心中感应到的气息又不见了……   星主只觉得事情诡异莫测,便又闭上了眼睛,用心开始感应起那天启师的力量。   这气息时有时无,若隐若现,他离这里已经不远了……   奎星大人正全身出着汗,似乎正专注于台上,全然没有精力去注意台下的任何一个人……   “二哥,那老道怎么都是使的孔雀山庄的招式!?”   舒心看着那老道越来越不正常,他接下来的招式便是孔雀山庄独有的飞羽技了……   “这家伙不简单……”   二哥只是冷眼一笑,心中却是隐隐担心,这老道肯定就是大哥最关键的一步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