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七十章如:人心似鬼,人心如狱

    “能捱过百五十年的巫人,实力上从巫师到大巫不等,心持上也基本是巫徒的级别了。持咒之前,巫徒最长能有二百载的寿命。巫徒级别的心持,能支持持咒巫人存活三四百年而灵魂不腐朽。所以巫城人口的锐减暂时告一段落。”     “当时的巫神之城,还面临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人口出生艰难。”     “不知道什么原因,持咒之后的巫人,受孕极为艰难。我认识有个女巫人,夜以继日同人交欢,整整百年,甚至一个孩子不曾怀上过,最后因极度失望而死。整个巫族,一生之中,十个女人平均只能生下来一二个小孩。”     黎大隐面上露出一丝自豪:“我黎家这一脉却算是天赋异禀了。我父母是持咒的第一批巫人。他们生了三个孩子。我是家中老大。下面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弟妹妹都生的有孩子。我同阿琴更是一胎就怀了两个。”     张楚知道巫人生性自由,男女有两种结合方式。一种是随心所欲的交配方式,类似走婚,小孩跟随母亲长大,多半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这是主流的方式。另一种是黎大隐这种以父系为主的张楚更熟悉的家庭组建方式。这在巫族却很是小众。     “我妻子那一胎两个,大丫怀了三年就出世了。小二在她娘的肚子里又呆了整整七年才呱呱降生。那是我们一大家人口最多的时候。”     “然而那时候的巫城,氛围已经十分不好了!”     黎大隐面上的向往的表情渐渐变得极为沉重。随着他的讲述,一个混乱无序,道德败坏,歇斯底里的黑暗之城徐徐展现出来。     随着城中之人心里越来越扭曲,人性中越来越多的恶开始浮出水面。他们依仗着不死之躯,开始肆无忌惮的发泄自己心中最黑暗最扭曲的欲望。尤其热衷于毫无底线的对女性实施无休止凌辱和强暴。他们甚至会刻意针对某一个女人,直到将其羞辱到崩溃而死不愿复活为止。这些暴徒却仿佛因此获得最大的快乐。     一开始,整个城市的巫人们还是倾向于守序。人们尝试制止这种恶行,并尝试将恶人绳之于法。但没有用,被杀死的恶人会死而复生,并更加热切癫狂的投入到作恶之中。     而且,每次死而复生,都会让他们变得更强大!渐渐的,暴徒越来越多,形成了一股浪潮,一股势力。他们的人越来越多,实力越来越强大。直到整个巫城完全陷入了混乱和战争之中。     黎大隐一开始的时候还是参与对抗暴徒的守序者主力之一,后来,守序者们的家人反而被刻意针对。黎大隐的父母首先对人生彻底绝望而归宁,其他家人也在混乱中陆续星散。     他惟有护着自己的妻子和一大一小两个小孩,逃出了以前的光明之城,如今的混乱之都。     凭借豪气干云的性格和坚韧不拔精神,他在对抗鬼物和巫族暴徒的战争中实力飞涨。那时候已经达到了大巫巅峰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达到传说中的月境,成为最有可能达到那境界的几十位巅峰大巫之一。所以他才能在鬼物横行的大陆上,找了一块鬼物稀少的地方,勉强护住他的小家。     即使这样,也由于某次疏忽,黎大隐妻子被厉鬼杀死。因为两个小孩的拖累,黎大隐将他们托付给一位之前并不敢信任的故人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光明之城,却依旧迟了一步。     复活在城里的天生刚烈的妻子,不愿被暴徒们凌辱而一次次自杀,却被万恶的暴徒团伙刻意堵在了已经萎缩成一口炎阳之井的真阳之光中无法逃脱。绝望的妻子终于萌生了死志。继而身死。只被黎大隐抢回了尸体。     难以想象当时黎大隐带着一个十岁的女儿和一个襁褓中的幼儿,抱着妻子的尸体在这庭院中的时候,是怎样一种痛不欲生的感受。     妻子因为对家庭的眷念,死后变成了鬼。因为对妻子的歉疚,黎大隐违背了自己的原则,将它养在了家里。并以秘法维持她生前的记忆不消散。只是这种秘法无法长久失效,只能保证她每年归灵并清醒一次。每次只有短短三四天。其他时候,她都是六亲不认的恐怖厉鬼。     他襁褓中的幼儿失去了母亲,竟似有所感,从此不愿吃喝,很快也死了。     或许因为太小,灵智不全,没有什么无法消散的执念,竟没有变成鬼,得以安宁的死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女儿经此打击,相信人不如鬼,后来竟然趁他不注意,自行结束了生命,转修了鬼道。他匆匆赶到的时候,只来得及抢到她的尸体。     也出于对女儿的歉疚,黎大隐再次违背了自己的原则,没有击杀她,将她也养在了家中。     他虽然在轻描淡写的说,但听者屏住呼吸,完全无法插话。     张楚心头一片冰凉。今日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心似鬼,人心如狱!     后来城中继续一片乱象。黎大隐已经不再关注。只知道大部分恶人逼死了他们凌虐的对象之后,渐渐了无生趣,或自相残杀,或凭白坐毙。暴徒之乱逐渐平息。但经此创伤,原本的光明之城已经比地狱更阴冷。     失去一切希望的人们,因为各种其他原因陆续选择去死,而不是艰难的活着。     黎大隐的陆续开始有了邻居。能够来到这里的都是实力强大且意志坚定的大巫。他们渐渐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聚居之地。     在村落达到数十户人家之后,忽然有一天,地脉震动,原本应存在于通天峰的浩瀚至阳之柱忽然移到了这小小的山村之中,微弱的只有一口井般大小。     黎大隐等人知道,巫神之城,毁灭了。     他们将那口井称为炎阳之井。那里面残留的光焰象征着曾经辉煌一世的巫族的最后一丝生机。     他们称此地为炎阳山庄。     炎阳山庄最多时候有九十八人,却全部是男性。巫族的女人全部死在了暴徒之乱之中。巫族已经没有了生育下一代的可能。整个族群没有了未来。     扛住了所有的打击黎大隐,心念前所未有的强大,以至于终于某一天,他率先突破到了月境,成了一名在历史上也算是站在顶端的强大力巫。     他的突破仿佛一个信号,能存活到现在的巫人,各个意志力强横无比,也随之纷纷突破到了月境。连他在内,一共十个人。     其他人都在漫长的时光中,因为心持不够,陆续放弃了对生的执着。     一千万巫人持咒,最后真正能坚持活下来了的只有十个人。     十个不死月境大巫联手,实力能横扫巫族大陆。他们将鬼物大军横扫出巫族故地,并同六个巅峰地鬼展开了经年累月的对抗。
推荐阅读: 《我在天庭写小说的日子》 《最强小体修》 《仙道第一》 《寻龙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