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二十一章:计划

    手里挂满血红头颅的绝美男子,只要提起手中长剑,就会有一颗头颅落下,反而一脸埋怨说道,我是来打劫的,不是来杀人的。     跟在他身后的蒙面人,也是被绝美男子震惊了,料想不到队友会如此给力。     众人被杀怕了,原本好好的有三十有余,如今被杀破二十之数,并且只要有人反抗,就会有人掉脑袋,人数渐渐减少,谁也阻挡不了这位杀神,众人都只求安保。     “小盗长,我学的杀戮法门,唯快不破,不必惊奇。这种杂修,再给他们几十人,对我来说还不是手中挂着的脑袋。”轩辕川边走边笑谈,很轻松的感觉,却给人心里很恐怖的形象。     轩辕川习得是杀戮法门,林三正勉强能接受,十步杀一人,虽然对方说是杂修,但要真正实践,十几个林三正也办不到。     不得不说,对轩辕川,林三正不能以正常眼光去看待,即便是已知轩辕川是年轻一代的天骄,但有些东西,你在轩辕川身上真的难以摸索。     刚才被林三正放走的安烈回来了,他并没有背叛众人选择逃离,而是拿着一袋宝物,迅速赶回来。     这一幕重新赢回众人的心,安烈没有抛下众人,而是选择冒死回来和这尊杀神交易,这比威慑众人更好收服人心。     “请。”安烈只能拿手腕抓住袋子,鲜血淋漓的双手恭敬的把袋子交给轩辕川。     轩辕川拿起一看,依然没有表情,道:“早知如此,就不用我杀人了。”     “小盗长,我们回去,五五分账。”     雪白长剑一飘,挂在剑身上的血液如同水滴,全都撒了下来,没有沾上半点鲜血,很快收入背后的剑鞘中。     绝色美男带着和蒙面人一同离开,没有任何犹豫的离开,仿佛对方真的就是单纯的打劫,并不想大开杀戒。     安烈渐渐由兽形化为人形,双手彻底是没了手掌,看着离去的二人,显得无力弱小,叹道:“他们的出现,给了我们沉重一击,还好并不是致命的,否则我们谁都别想活下去,”     又对着活着的众人说道:“此次夺宝,我们没有任何把握,就此回归如何?”     见识到某些人的恐怖实力后,众人才发现自己太弱小了,这样还去夺宝无疑是像轩辕川所说,是在送命。所以众人没有反对,都很支持安烈,选择回去欧洲,放弃这次翻身的机会。     无形间,轩辕川和林三正还顺手解决了一个欧洲修士的问题,这对任何想要夺宝的势力,都是一个好消息。只是他们还不知道该要谢谁。     安烈交出的乾坤袋子装了很多,轩辕川不停的拿,不停的往外递,直到外面珠光宝气,云雾缭绕,氤氲贵气,煞有盛宝之况。     站在旁边的林三正眼睛都看花了,里面的东西都还没拿出来完,比上次打劫东野今还好上几倍。     “小盗长,我说你是个聪明人你还不信,这次叫你走,你怎么不走?还不是惦记着五五分账。”轩辕川很不是滋味说道,好像林三正割了他的肉一样,很心痛。     林三正笑着打了个哈哈,此时不需要太多解释,不然要给人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     轩辕川挑三拣四在里面翻索,过了好些时候,才把五五分账做到位,分成了两摞法宝,他一摞,林三正一摞。     “给,小盗长。”     林三正一看,那个不对劲,明显从外表来看,自己那一摞就沉气十足,没有生气,而轩辕川的那一摞,霞光四溢,珠光宝气,两者一相比,那叫个差距。     林三正心里默默叹气,算了,有肉吃就不错了,何必计较太多。     轩辕川则动作欢快,把这一摞宝物装进自己的储存法宝,边说道:“小盗长,距离出宝,还剩不了几天,这几天我们要好好把握机会,合作共赢。”     “还剩几天?”林三正问。     “不到三四天。”     “轩辕兄,很抱歉,我要退出。”     “为什么?”轩辕川难以置信,大好机会摆在面前,只要当我的小尾巴,会打劫多少天材地宝,到时候我还给你五五分账,多么划算的事情。     林三正不愿多说,简短道:“我心中也有定数。”     告别轩辕川,林三正找到隐蔽处,将虎纹锁书拿出,书体正在颤抖没完,像是一种征兆,不知是好还是坏。     林三正依旧试图打开虎纹锁书,但结果显然,依旧没用,不能打开。     总有种感召,这本书会在那天,被自己所打开。所以林三正不急,再等个几天,就能揭开这里的奥秘。     这三四天,他需要蛰伏。     ……     第三天,本该明朗的晴日,却异常的阴暗起来,被密密麻麻的乌云笼盖,如同神鬼作祟。     天上闪电乱下,比骤雨还下的狂暴,阴风阵阵,不知各处起,不知各处停,只知道吹的人心惶惶。     此刻的局势何不是风谲云诡,每人都在等,只要宝物一现世,保不定会是场战争和争夺。     最有把握的还是神兽白泽,他来到了监狱最高点,一座高塔顶峰,朝下俯视能看到监狱全景,他就单单站在哪儿,只要那里有异动,他就飞快赶往,谁都不能阻止他的步伐。     而那黑暗深处,有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自始至终都没有作为,他在等候着什么,或许就是那宝物出世。     华夏阵营,陈仙升道:“神兽白泽又如何,此宝未必就能落入他手,战我怕他?”     来自华夏崆峒山,拥有古洪神体的陈仙升,一点不怕白泽,体内的滚烫热血更让他亢奋,想要和白泽大战一场,鉴定谁的输赢。     “嗬。”峨眉山的面纱女子忽然站起,婀娜多姿的身材暗藏汹涌,她与陈仙升出意也是如此,神兽白泽又如何,大战一场再说。     天竺阵营,一位全身璀璨金肤的小喇嘛,肃穆说道:“白泽,此宝人人有份,别想占便宜。”     北美魔鬼阵营,一个戴着骷髅头的将领,喝着一杯红的妖异的鲜血,诡笑道:“自练魔功起,我从不认为我有多弱。”     这两日,风起云涌,谁都有野心,谁都敢争夺。     ……     一个乐得逍遥的身影出现,身上沾了不少血液,背着一把古剑,找到了林三正,惊讶道:“小盗长,你真要干事儿?恕我直言,你这是去送死。”     来者是轩辕川,这三天来,他从没休息,每天出去背着自己的古剑,就是跑去打劫了,效果还十分卓越,几乎次次都成功了。     唯一一次没成功,是轩辕川直接打劫到了北美魔鬼修士军那儿去了,对方也是个硬茬,两人交手了一段时间,彼此谁也奈何不了谁,才没打劫成功。     “传承手艺不能丢,做贼我也要有做贼的觉悟,此次我即便夺不到宝,我也要临门一脚。”林三正已有决心,既然来都来了,碰巧自己还是一个贼,该做什么自己很清楚。     “还有,白泽找过我,他帮我御敌,我负责帮他夺宝,这样万无一失。”     两天前,白泽找过林三正,两者协商很快,答应了彼此,白泽负责御敌四方,林三正负责夺宝,可以说这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白泽的无敌,林三正的神出鬼没,谁能猜想到林三正会是真正的黑手。     “小盗长,你们的计划听起来很好,但我觉得,你太弱了,还来不及夺宝,或许…”轩辕川有点难言之隐。     林三正笑道:“或许就被杀了,对吧?我也考虑过,也觉得我很有可能会被杀,所以请你帮我一个忙,保我周全可以吗?”     轩辕川丑陋的嘴脸抽了抽,万没想到,自己也要被拖下水。     “没有报酬,想请我出马,小盗长,这有点困难。”     “放心,我和白泽说过,他说愿意将一株九百年的天山雪莲作为报酬给你,只差不到二十年,就能成为千年雪莲,可遇不可求的天材地宝。”林三正笑道,他也有计划。     “这个。”     轩辕川还是为难,宝物虽好,提前是有命享受。     “保护我没有太多性命之忧,真正的主力在白泽身上,而你也就保护我,就能得到千年雪莲,和我的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轩辕兄,你大可易容把自己伪装起来,等此次事件过后,也没人追究你。”     林三正说尽好话,也不知轩辕川会不会为之所动。     “是九百年的雪莲,不是千年雪莲。”轩辕川斤斤计较道。     又说道:“小盗长的人情才值钱,答应你了。”     林三正释然一笑,在这关头,轩辕川还是挺靠谱的。     而藏在林三正腰间的虎纹锁书,上面的虎锁眼睛忽然亮起,一条游走的金光小蛇从书中钻出,攀上了虎锁,龙虎成形。     第二天,是一场腥风血雨,各大正统聚集于此,争夺着一个宝物。
推荐阅读: 《寻龙璧》 《青阳客栈》 《百鬼问道》 《侠影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