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十五章 入石窟偶遇密谋人(下)

    卫左风就着洞口的一丝光亮,向里看去,几步外就也已经漆黑一片,而里面隐隐滴水声传来,看来这石窟却是不小,心道:“看来这峭壁着实难爬,不如打探一番这洞,或许能找到一条路也不一定,可是,没有火把,就连火石也丢了……”    正纠结时,眼睛掠过,才发现手中的断剑由于插在崖壁之中向下直冲摩擦,已经磨得几乎半寸就贴到了剑柄,而剩下的这半寸剑身因摩擦生热,已经微微亮着红光。    “好一支火折!”卫左风一阵窃喜,快步到洞口撸了一大把高草,撕下衣襟扎了几束,抽一束就着半寸剑身,一阵烟后,红彤彤的火苗便窜了起来。    周遭一寻摸,卫左风忽的一阵失落,原来仓促自救时,搭在身上的包袱掉落了,布衣仙人丁水岩留下的剑谱、信件和那一支“细筷子”一并都没了,只剩下手中这磨到了柄的剑。    “哎……”正叹息着,卫左风已走进洞中不知多深,就着火把的光四下看去,这并不是天然的石洞,而是人工穿凿而成的!    脚下台阶整齐,拾级而上,眼前突然开阔,一间间凿成的石屋整齐排布,正中几根石柱支撑石窟,石柱周遭石桌石凳一应俱全,柱上架着一盏盏的油灯,盏内满满都是新灯油,“难道此处常常有人迹?”卫左风纳罕,而周遭的帐幔摇曳着,一律都是漆黑的颜色,凑近一看,幔上绣着一只只禽鸟,铁爪雄翅弯钩嘴,炯炯有神的双目似乎都射出寒光来。    “海东青!这是西星教的地界!”卫左风一惊。    海东青是西星教的图腾神物,那此处必是西星教属地无疑,但是偷入教中良久,卫左风竟一点也没听说教中竟有这样一个地方,“看来此处恐怕不是善地。”    这时,远远地有脚步声传来。    “有人!”卫左风骤然警觉,连忙熄灭了火把,找了一个房间钻了进去躲起来,可又一想,“这地方直直的没有遮拦,不消找就被人发现了。”    这时脚步声由远及近,轻着于地,虽不响,但是沉稳内敛,一听便是内力不凡之人。再细细一听,虽脚步有节奏的起伏,但步点落地时却又有交杂之感。    “这是两个人的脚步!恐怕来者不善!”    饶是卫左风眼疾手快,贴着石窟中一根柱子便蹭的一下爬了上去,静静等着看那二人过来究竟干什么。    然而此时,卫左风心中咯噔一下,原来方才只顾上柱子,竟把那支火把落在地下,赶忙跳了下来。收起火把的刹那,那二人已经到了跟前,只听啪啪两声掌击,石窟内灯盏逐次亮了起来。    那来的两人均沈著黑衣,又披着黑色的斗篷,严严实实地掩着整个身子,而斗篷上均赫然绣着海东青的图案。其中一人警觉地私下打探,却没发现异常。    原来,卫左风跳了下来收起火把后,看那二人已到,索性躲在了石柱后面,挂在幔帐上面,摒弃凝神,不敢发出丝毫动静。    “那个勾当恐怕不好做,难保有个万一。”一黑衣人道。    另一个接茬:“你也是干惯了没本钱买卖的人,还怕个甚?”    “可他毕竟是教主,我断不忍心负了教中的道义规矩。”    “哈哈,你还跟我说什么道义规矩。难道几年前教主之位不应是你的么?五毒掌只学了一掌,难道其他四掌不想要么?”    “我功力不够!”    另一黑衣人嘿嘿一笑,“我助你。”随即拿出一纸包,道,“无色无味无形无迹。”    “他要发现了怎么办?”    另一黑衣人依次伸出两只手,“一起合力,咔!”说着两手一合。    “那你要什么?”    “武林大会,共享盟主之位,怎样?”    “哈哈哈……”二人相视而笑。    卫左风一惊,“这二人竟要谋害厄凌山,那这两个黑衣人一个必定是北玄老,那还有一个是谁?嘿嘿,管他呢,乐得他们自相残杀。”    这时,只听其中一黑衣人又啪啪两掌,又有两个身影出现。卫左风趁着黑幔帐的遮掩,一看,东青怪、西白客!原来这几个人勾结到一起了。    只见这四人向前一凑,嘀嘀咕咕一阵,便都呵呵笑了起来。    突然,幔帐开裂,“咝”一声细小响动。    “谁!”那四人均一惊,警觉异常。    卫左风一看行踪暴露,快撤。然而眼前这几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若是硬碰硬交手,自己能有几分成算就难说了。    “毒蝎掌!”卫左风一声喝,运起掌风就向前击去。    那四人一惊,“毒蝎掌?只有厄凌山和南朱仙会这武功,难道……”不敢怠慢,立即运起招式格挡。    谁知卫左风只干吼了一声,一点都没有周旋出击的意思,擦着这四人的侧边就溜了过去。    仓促之间那四人还没有醒神,待到抢步上前,只见地下扔了一支点过的干草把,早已没了人的踪迹。    其中一黑衣人大惊失色:“不好,有变!方才这人武功非同小可,隐藏这么久竟没被发觉,还能从我们四人眼皮底下溜走,难道……厄凌山?”    “不!”另一人显得沉稳一些,“这人不是西星教的武功,到有点名门正派的味道。”    “不管是谁,机密都已经泄露,事不宜迟,干净下手!”    这四人便风风火火离去了。    此时,卫左风从石柱顶上跳了下来,拍了拍手上的落灰,长吁一口气。原来,那支火把竟是疑兵之计,那四人以为卫左风逃走了,却没曾想他已经爬上了石柱。    “看来一场西星教火并在所难免。嘿嘿,随他们自相残杀,关小爷屁事。”卫左风又转念一想,“不如跟去看看,趁乱救出林江月,或者收拾了北玄老那老儿也不一定!”    说着,觅着那四人的身影,悄悄跟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