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

第321章 华佗真解(结局)

    凛冽的寒风吹进了木屋之中,木屋中的老者坐在火堆旁边烤着火,手中拿着一个老旧的酒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劲辣的酒气甚至传向了门口丁阳的鼻中。    “小伙子,你又来了?”老者又喝了一口酒,被对着丁阳。    丁阳的万壑青山衣早已经随手送与别人了,对于已经成就神道的他来说,至珍宝衣只是多余的,因此他现在只是一身素衣。    “当然,十年了啊,我也终于发现了。”丁阳的表情十分随意,将木屋的门随手关上,也不见外,直接坐在了老者的身边。    老者的白发在火光中闪烁着,额上那枚菱形的伤疤显得格外的耀眼。    丁阳拍这老者的肩膀,笑着说道:“你也是,瞒的我这么苦,我说,你就是凌腾云,对不对?”    丁阳虽然是在问,但是语气却是直接挑明的,问只是外表。    老者,不,凌腾云大笑两声,道:“你终于还是发现了,我还以为你还得找上几年呢。”    丁阳轻轻笑着,看着凌腾云,道:“你也是够损的,一直都给我提供错误的线索,要么说让我去极南之地找,要么让我去市井之中找,要不是今年去白雾森林看看老朋友,碰巧问了白龙王一句,我恐怕现在还被蛮在鼓里。”    凌腾云略叹了口气:“白龙王么,倒是苦了这孩子了,我也有好多年没去看过他了吧。”    丁阳点头道:“的确,我这次去的时候特地问了问白龙王你的相貌特征,在他的描述之中,你是个外貌俊朗的青年,额头上有一块菱形伤疤,我这才想起你来,仔细想想,你这个老人的确疑点不少啊。”    “都多少年了,从叶向天葬母那一年开始,你的容貌就没再变过吧,而且你手里的响晴木和玄冰铁,都是在你斩了太阳之后才在世上出现的,世上那么稀少,而你手里却那么多,况且一极炎,一极寒,这不正对着你的冰火两行的内力吗?”    凌腾云轻轻笑了笑,道:“容貌什么的,你我都是神道高手,想要改变一下也很简单,我就是单纯不想改变而已,从我入驻极北之地开始就是用的这副模样,数千年了也没改过,只是我额头这块伤疤却是被天道所伤,手法用尽也治愈不了,这点上来看,你确实比我强得多啊。”    “至于响晴木和玄冰铁,只是我想略微享受一下才用我的内力改良出来的东西,能被人当作珍惜宝贝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吧。”    丁阳摇摇头,道:“当初你没有将太阳斩开,我也没办法进一步控制天道。”    凌腾云大笑两声,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比我强,我只是逆了天道,逃脱了天道的掌控,而你却是反客为主,反过来掌控天道,比起我来,还是你更适合神道高手这个头衔啊。”    丁阳轻轻笑了笑,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道:“既然我如今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那么你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凌腾云随即笑道:“随便问吧,看你小子如此寻觅,除了没动用一整个国家的力量之外,几乎和当年的我没有什么区别了。”    丁阳眯起了眼睛,眼中寒芒一闪,刚才和谐的气氛一扫而光,道:“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你是凌腾云。”    凌腾云丝毫不介意,只是笑了笑,道:“你一个新晋的神道高手,一下子掌控了天道,我怎么知道你要找我作甚,万一是想把我这个脱离天道掌控的人杀掉呢?”    “说正经的!”    一瞬间,一股海潮一样的杀气席卷了凌腾云的整个小木屋。    凌腾云变了变脸色,随后严肃了起来,道:“我知道,你的目的是想找到被我藏起来的华佗真解,但是华佗真解并非万能,我必须得知道你的心中所想到底是怎样的。”    “我当年的悲剧,你应该知道,证道神道之后,在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你自己也应该知道,你想要重现我当年的悲剧吗?”    丁阳楞了一下,随即眼神便不再肃杀,看着凌腾云,轻轻一笑,道:“凌腾云阁下,你想多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相信自己。”    “我是丁阳,从前的我是,现在的我还是,我爱着她们。”    凌腾云轻轻叹息一声,道:“那就别怪我没提醒你,华佗真解虽然可以复活死去的人,但是每个人只能复活一次。”    说罢,凌腾云站起身来,道:“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取华佗真解。”    极北之地寒风劲吹,小木屋的门被打开,恐怖的冷风倒灌进了,丁阳和凌腾云两人,一人素衣,一人蓑衣,却丝毫不惧寒风,在寒风之中穿行着,在茫茫的雪和冰之中,两人却显得那么另类,那么孤单,却又那么高高在上,不可触摸。    两人一前一后的行走着,极北之地很大,大到无边无际,一直走到了凌腾云的冰棺群处,丁阳看着浩瀚的冰棺群,心中不禁感慨起来,这里究竟埋葬了多少深情人的梦。    凌腾云在冰棺群的面前停了下来,看着一片片的冰棺,道:“就是这里了,我是极北之地的第一个制棺人,我制的前四个冰棺,全都是我自己的。”    丁阳点着头,跟着凌腾云在前四个冰棺前,静静的看着这四个冰棺,读着冰棺上的题字。    “朝雨霏霏,碧木靡靡,乱星撒坠翠竹。”    “空海涛涛,青草茵茵,几点翠柳深处。”    “赤礁潇潇,白水冽冽,何日辉中争渡。”    “少年不知情为何物,夜半乱点红烛。”    四座冰棺上各有各样的画,然而丁阳的目光却已经被这些诗一样的文字吸引了,曾经的他阅历尚浅,懵懂无知,读来只觉得这些文字十分美,现在在读,能感受到其中包含着凌腾云心中无尽的悲伤。    “这第一座冰棺,‘朝雨霏霏,碧木靡靡,乱星撒坠翠竹’,其中埋葬的,是我已经失去了的国家。”    看着这座冰棺,凌腾云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怀念。    冰棺上群星璀璨的画面,让丁阳似乎看到了当初繁盛一时的落星国。    “这第二座冰棺,‘空海涛涛,青草茵茵,几点翠柳深处’,其中埋葬的,是我曾经那轻狂的梦想。”    凌腾云看着这座冰棺,眼神之中满是惆怅。    冰棺上,草原美景,丁阳似乎看到了一对相依在草原之上的恋人。    “这第三座冰棺,‘赤礁潇潇,白水冽冽,何日辉中争渡’,其中埋葬的,正是我一直爱着的小雨。”    手指轻轻抚摸着着做冰棺,凌腾云已经不会再落泪了,泪已经流干了。    冰棺之上,一对青年男女惟妙惟肖的笑意似乎在诉说着两人之间甜美的爱情,丁阳看着这幅画,鼻梁突然酸了一下。    “这第四座冰棺,‘少年不知情为何物,夜半乱点红烛’,其中埋葬的,便是那让我认清我自己,却又让我永远悲伤的华佗真解。”    凌腾云的眼神中,闪烁着不明的光芒,不知道是在惋惜,还是在怀念,亦或者是追忆,痛恨着过去的自己。    丁阳看着冰棺,那少年看到手中书籍时的满脸兴奋,眼底却有着一抹悲凉,不知是不是意味着当年凌腾云找到华佗真解之时的心情呢?    “开棺吧。”    这三个字,仿佛耗尽了凌腾云全部的力气,手轻轻向上一拖,第四座冰棺的棺材盖轻轻掀起,一本被冰封住的古书漂浮起来,落在丁阳面前。    丁阳接住古书,书的封页上“华佗真解”四个字清晰可见,轻轻抚摸着书本,将书上的冰彻底震碎,丁阳也不顾冰天雪地的环境,直接原地盘坐下来,将书本摊开,放在腿上,一页页的翻了起来。    凌腾云苦笑一声,道:“这小子倒是个急性子,罢了,罢了。”    日月在交替着。    数年之后,凌腾云再次回到极北之地,手中拿着两枚若凤凰一样的果子,背后还背着一个袋子,里面散发着阵阵的药香。    这些正是华佗真解复活别人的时候所需要的药品,凌腾云心中其实也很想看到丁阳能够再次收获他的幸福,便亲自出手,凭借着当年他复活蓝小雨时候的印象,重新将这些材料收集了两份。    那两枚凤凰一样的果子,正是让他消费数年时间的缘由,鸾凤潘火果。    “修炼成功了吗?”凌腾云走到冰棺群中,刚好看到丁阳缓缓睁开他的双眼,哈哈一笑,问道。    丁阳转头看向凌腾云,微微笑了笑,道:“果然,华佗真解不是一般的复杂,但是到底还是让我修炼成了。”    凌腾云一笑,将手中的果子和身后背的袋子扔给了丁阳,道:“小子,自己处理一下吧。”    丁阳点点头,接过这些珍惜的药材。    随后,便是按部就班的按照华佗真解上的方法处理药材,丁阳对此不敢有半点马虎,生怕前功尽弃。    很快,两枚丹药出炉了,而凌腾云也适时地将苍兰珊与林月玲两人的冰棺取了出来,不废话,直接开棺。    苍兰珊的头颅上,恐怖的伤势依旧触目惊心,林月玲身上没有一丝血色,她的身体仿佛一碰触就会崩溃一样。    丁阳看着两人,流下了泪,他是丁阳,也是丁阴。    两枚药丸射入了两女的口中,丁阳的泪已经决堤。    苍兰珊的头颅上瞬间便长出了新肉,原本一直冰封着而显得惨白的身体再次红润起来,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苍兰珊头颅上的伤势便恢复如初,致命的伤不再存在了。    苍兰珊依旧是那个清秀无比的姑娘,依旧是那个和丁阴月下合奏的姑娘。    林月玲没有任何的皮外伤,然而丁阳却能听见,林月玲那跳动的越来越有力的心跳声。    下一刻,苍兰珊和林月玲睁开了眼。    丁阳再控制不住,嚎啕大哭着,将两人拥入了怀中。    “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嗯。”    ————————————————全书·完————————————————
推荐阅读: 《江湖虽大,何处天涯》 《刀剑谷》 《太极仙王》 《荒屠